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社会组织》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智慧蒲安清八旬学识字
杂志文章正文
智慧蒲安清八旬学识字
发布时间:2018-02-25        浏览次数:7        返回列表

谢湘

在女儿蒋志芳心目中,大字不识一个的母亲蒲安清却是一个相当有智慧的人。

她说:“小时候我随妈妈在部队生活,姐姐比我漂亮乖巧,每次爸爸从外面回来,她就扬起小手呼着喊着往爸爸怀里扑,而我总是羞涩地躲在一边看着。这时,妈妈就会轻声劝说爸爸,你也抱一抱老二吧。”

天没有塌

让蒋志芳觉得母亲不止是智慧,而且“坚强””、“达观”、““高大”,是在经历了201 0年8月父亲去世这场家庭大变以后。

那天,她去看望刚刚经历丧夫之痛的母亲。让她惊讶和震撼的是老人家神清气闲地端坐在父亲生前所用的大写字桌前,正在自学一本《幼儿快速识字课本》,桌上还放着一个抄写生字的练习本。

此情此景让蒋志芳觉得眼睛一热,泪珠差点掉下来。

母亲自从1 949年嫁到蒋家,6 0年来父母相濡以沫从来没有红过脸。尤其是到了晚年,老太太一心一意把老头儿照顾得可好了。每天端热水给他泡脚,三天扶伺他洗一次澡,只要老头儿喜欢吃的东西,甭管多贵,譬如那新疆绿色的无籽葡萄,每年二三月间,一斤的价格要38元,老太太从荷包里往外掏钱从来都没犹豫过。

儿女们原来都很担心,“老头儿这一走,老太太的天还不塌了?!”哪想到,开朗的老太太反过来安慰儿女:“你们不用为我操心,你爸爸活着的时候,我对得起他,没留下遗憾。现在他走了,我也不能因为他走了我也跟着走呀,冲着你们这5个孩子,我还应该好好地活下去。”

这不,父亲走后没多久,母亲很快就选择把“识字”作为自己新的精神寄托。

旧梦重拾

上个世纪20年代末,蒲安清出生在四川省遂宁市大英县蓬莱镇一个农民家庭。父亲是盐工,一锅盐熬下来两天两夜不得休息。母亲在家种地,身为大女儿的她从小要帮着妈妈干农活儿、带弟弟妹妹,稍大一点还要学着纺线织布,虽然聪慧能干,但从来没有机会跨进学堂的大门。

1 94[来自www.lW5U.com]9年全国解放这年,20岁的蒲安清已经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教书的姨父满心欢喜地把她介绍到50里外的蒋家做了新媳妇。过门才1 3天,丈夫便去重庆西南师范学院读书,后来又参军参加抗美援朝。那时候全国开展扫盲运动,村里也开夜校办识字班,独守在家的蒲安清也跑去报了名。公公不太理解,“结了婚的人还读什么书,莫等到庙修起连鬼都老喽!”

遇到这种情况,蒲安清笑而不语。她先当民兵,拿着手电筒、提着枪参加了清匪反霸的土改;后当妇女队长,挨家挨户去做群众的思想工作。她不仅入了团、入了党,还因学科学棉花种得好,当选为县里的劳动模范。因为活动多、会议多,工作和学习的时间经常冲突,识字这事儿最终没有坚持下来。

再接着,蒲安清就开始了当军嫂跟着丈夫转战南北动荡不安的生活。

1 955年独自出川上南京高级步校找丈夫的记忆,蒲安清一辈子都忘不了。那时,宝成铁路还没有通车,她顺着弯弯山路,一路风尘,从大英到绵阳,过广元、宝鸡、郑州、徐州、浦口,直到坐上江上大轮从江北到江南,才算是到了南京。以后,孩子一个接着一个出生,部队换防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一家人随军从浙江到江苏,从江苏到安徽,直到1 970年才定居[来自www.lw5u.CoM]北京。在此期间,蒲安清几度萌发过学习识字的想法,终因各种原因不得不暂时放弃。

说起重新拾起识字这件事儿,似乎是出自偶然。那天大女儿来家为从加拿大回来的外孙女送来中文识字课本,站在旁边看的老太太顺口说了一句:“我觉得这本书很不错,识字这件事情挺好的!”聪明的女儿立即明白了母亲的心思,几天后便将新买的一套《幼儿快速识字课本》(七册)和一台拼音跟读机送了过来。

天道酬勤

在每天锻炼、采买、做卫生等日常活动中,老太太新增了一项内容:识字。

八十学字,谈何容易?但老太太懂得那句话,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而共产党就最讲认真。

老太太唯一的“同学”就是那个从加拿大回来补习中国文化的小外孙女。为了激励这一老一小的学习积极性,女儿还在两人之间开展了互动竞赛活动,结果每次都是小外孙女占上风。小孩子半年时间就掌握了四五百字,已经可以自己独自捧书读一些简单的中国故事了。

“年龄大了,脑筋笨了,总是学了前头忘了后头”。但笑呵呵的蒲安清从来没有为此感到气馁,“那我就反反复复地学,学过一遍再学一遍,因为我喜欢学习。”

什么事都抵不住个人喜欢。聪慧的老太太尝试着摸索识字的规律,并创造了自己的学习方法。除了大声朗读,练习笔画以外,有时,她会在某个生字上画上一个圈圈,那是要等女儿回来当面请教是什么意思的字;有时,为了加强印象,她会在某个字的右下角画一个小图,那是她个人版的“象形文字”。有一天,蒋志芳翻老太太的课本,发现“球”字的旁边画上了一个圆圆的小皮球,忍不住放声大笑。碰到那些多音字、同音字,老太太也采取联词或笔画多少的方式加以区别。

如今出门在外,儿女们还有一个新发现:老太太的话变得多起来了,看到各种广告、商标,餐馆的招牌,她总是忍不住要问,这是什么字?那是什么字?记账时也常常拿着课本查字:买来的东西用文字一一对号入座。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年多的时间里,不管到哪个孩子家去小住,老太太都会细心地把她的识字课本和练习本装到包包里带去,现在她已自学到课本的第五册了。

今年2月的一天,北京下起了大雪,老太太坐在二女儿蒋志芳的家拿着课本用手指点着一个字一个字大声朗读:

天下大雪了,早上起来我看见地上有好多好多白雪!

这定格的是一幅动人的画面。老人那专注的神情、朗朗的声音,让你从心底涌起阵阵感动和无限敬意。

(责编:萧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