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社会组织》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我送父母回归大自然
杂志文章正文
我送父母回归大自然
发布时间:2018-02-25        浏览次数:4        返回列表

庄电一

[来自www.lw5U.com]回归自然

父母的骨灰,该流到祖籍地山东了吧?该漂流到大海了吧?连日来,我一直在这样推测,也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

“人来自大自然,也应该回归大自然。”这是父亲生前不止一次说过的话。他在健康时多次表示:将来把我的骨灰撒入黄河,让我顺着河流漂到山东,我们家的老根在那里!

今年清明节,我替父母实现了这个愿望:在黄河宁夏永宁县境内的一座浮桥上,我亲手将两位老人的骨灰撒入奔腾不息、直流人海的黄河,让他们真正融入江河,回归大地,在大自然中得以永生。

父亲是201 2年1 2月1日1 2时走完他89岁的人生之路的,而母亲是2 01 0年2月1 9日2 0时告别人世的,也跨过了89岁的年轮。这两个时刻是我永生铭记的:母亲是因突发心脏病离世的,连一句遗言也没有留下。父亲是因下楼时摔伤股骨颈造成生活完全无法自理,卧床整整1 5个月后才告别这个令他无限眷恋的世界的,而真正夺去他生命的不是骨折,是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发现的肝硬化。201 2年初他肚胀如鼓,我送他到医院诊治,连打5针人血白蛋白仍不见效,医生断定他的生命只有3~6个月,但他还是又顽强地活了1 0个月。

父母虽然在三十多岁时才生下我,但却陪着我——他们唯一成人的孩子一起走过了五十多年不同寻常的岁月,他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脑海里。

父母都是普通人,既没有什么社会地位,也没有留下任何遗产,但他们却有值得尊重的人格和品德,他们留给我的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他们的言行不仅影响了我的大半生,而且还会影响我剩余的岁月。

对待生死,父母都很达观。他们不止一次以平静的心情谈到自己的死,言谈中没有恐惧,没有忧虑,更没有对所谓来生的祈求,他们不但从没有提出过土葬之类的要求,也没有表达过要与远在东北的祖父母墓埋葬在一起的愿望。早在十几年前身体十分健康时,他们就自己买好了寿衣。

母亲去世后,我把她的骨灰保存在殡仪馆里。父亲去世了,我把两位老人的骨灰盒放在了双人存放室,让他们以这种方式再“团聚”。

自报名参加“骨灰撒散黄河公祭活动”以后,我的内心一直在纠结。虽然这是父母生前的愿望,但我还是有些犹豫:一旦撒掉骨灰,就再也看不到了!真的就连这点寄托也不存在了。

父母一生节俭,不愿铺张浪费,就连一片布条也舍不得丢掉,这在我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他们也不愿做没有意义、没有益处的事,更不愿给别人添麻烦,正是尊重他们的意愿,我在他们去世后,没有让任何亲友送花圈,也没有接受任何亲友的任何馈赠,就是遗体告别所用的花圈,也全部是我自己掏钱在殡仪馆租用的,此外,我再没有花钱买过花圈,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殡仪馆的告别厅外,都没有摆放一个花圈。除了通知住在当地的亲戚参加遗体告别之外,我没有告诉其他人,也没有通知外人参加。所以,前来向父母的遗体告别的,都是与父母有过密切交往的亲戚,没有一个外人。这样,前来向遗体告别的人很少,以致让人觉得父母的遗体告别仪式显得过于冷清。

大孝无憾

我父亲曾是远近闻名的大孝子,他的言行一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当然,我不敢说自己也是大孝子,更不能说把该做的都做了,但我敢说:我对父母是问心无愧的,我为父母也基本做到了尽心竭力。30年前,在他们身体强健、也是我自己没有能力时,我为他们做的事不多,但在最近这二三十年,我让他们过得舒舒服服、轻轻松松、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无忧无虑、无烦无恼。我从没有干涉他们的生活,他们想怎样就怎样,饮食作息完全自便,做什么都不必考虑我的感受和好恶。虽然父母的收入极其微薄,但我不仅让他们衣食无忧,而且让他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用什么就有什么,我几乎每个月都要给他们钱,他们手上也一直有花不完的钱,我再也没有让他们为钱犯难过。不仅如此,我还经常为他们制造一点小惊喜,不断地把值得高兴的事告诉他们,让他们感到欣慰。母亲见我下班回来,曾不止一次对身边的其他老人说:这就是我儿子!我深深地感到:我是父母的骄傲,是他们活下去的资本,是他们快乐的源泉,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我也不止一次在心里默念:我一定要让父母活得更幸福!

父亲骨折卧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整整1 5个月,我虽然先后请了3位保姆来照顾他,但我并没有因此放松自己的责任,也无数次为他喂饭、擦屎、倒尿。只要我在场,我就不会把这一切都推给保姆,我多次向保姆表达谢意,因为我认为这是我的责任,而她们只是替我分担而已。除了照顾父亲的饮食起居外,我还注意在精神上鼓励他战胜病魔,让他始终没有动摇信心,让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好起来。我也真的在他卧床半年后,用轮椅推着他到公园“旧地重游”,虽然此时他因白内障看什么都是模糊的,但他连去3次,心情大好。

子欲孝而亲不待!尽管父母都活到近九十的高龄,但我还是觉得他们应该活得更长,不应该就这样离开。在与他们永别之后,我才感到还有许多遗憾,我做的还远远不够。

永留心间

坐在由银川市民政部门提供的面包车上,我和表弟分别抱着父亲和母亲的骨灰盒,眼泪止不住流淌下来。这是我最后一次亲近自己的双亲,我也将再经受一次“骨肉分离”之痛。经过近一个小时的颠簸,我[来自Www.lw5u.Com]们终于来到永宁县境内的黄河浮桥。打开骨灰盒,我将父母的骨灰放到一起,然后掺上有关部门统一提供的花瓣,一把一把地把骨灰撒人黄河,让这些花瓣伴随父母一起漂流而下,流到山东,最终流人大海。

这是我第一次打开父母的骨灰盒,也是头一次看到父母的骨灰。看到原来的血肉之躯火化后竟变成这么几片零碎的白骨,我无限悲痛,也无限感慨。这就是父母的骨灰?这就是曾经鲜活的生命?我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也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这真是太残酷了。那么,就让父母相依相伴,一起融入黄河、回归大自然吧!回归大自然,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也将是我最终的归宿。

从今以后,我怀念父母、祭奠父母,不必去一个固定的地方,随时随地都可以,因为父母已经融人大自然了,他们无处不在,也将在大自然的怀抱里获得新生。而对于他们生命的延续者来说,他们并没有死,他们永远活在我的心中,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责编:辛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