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社会组织》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当年,时传祥带着我掏大粪
杂志文章正文
当年,时传祥带着我掏大粪
发布时间:2018-02-25        浏览次数:10        返回列表

俞小敏

1 959年,时传祥与刘少奇握了一次手。

1 969年,刘少奇走了,连真名也不能说。后来,时传祥知道了,精神就崩溃了,不久,他也走了。

他们死于“文化大革命”中。时传祥是北京的掏粪工人,刘少奇是我们共和国的国家主席。

“掏粪热”

今天,当问起时传祥时,很多中学生摇头,大学生也双眼漠然。只有上了年纪的老同志听到时传祥三个字时,才会在惊讶中夹杂着激动,他们就像是在述说自己的光荣一样说道:“知道吗?那时咱北京也有一种热,叫义务掏粪热!当年咱北京的副市长刘仁、万里、崔月犁都和时传祥掏过大粪,万里还说自己是时传祥的第一大弟子呢!那时,到北京出差的人,都以能够和时传祥一起掏回大粪感到光荣,那会儿来咱们北京掏大粪得预约。”

事情要从1 959年1 0月26日说起。那一天,时传祥出席了“全国群英会”,毛泽东主席、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委员长等国家领导人接见了代表们,刘少奇主席紧紧握着时传祥的手说:“老时,你们干劲可真足啊!再加把劲,把北京市的清洁工人都带动起来嘛。”国家主席刘少奇说着说着还从自己上衣口袋摘下一支英雄牌金笔,递到时传祥手里,当着大家的面说:“你当清洁工是人民的勤务员,我当国家主席也是人民的勤务员,我们都是人民的勤[来自Www.lw5u.Com]务员,只是分工不同。”很快,一张国家主席和掏粪工人诚挚握手交谈的照片,传遍了祖国大江南北,于是就有了那时的“掏粪热”。

去清洁队“上班”

有一次我母亲去市里开会,遇见了时传祥。她向时传祥提出了让哥哥和我一同去清洁队劳动的请求,时传祥高兴地答应了。记得那年是1 964年,我刚上中学。每到星期天,天还黑着呢,我就和哥哥从居住地沙滩,乘8路公共汽车去崇文区清洁队“上班”。上个世纪60年代初期,掏大粪可是个体力活。背在肩上那半人多高的粪桶有十多公斤重,装满了粪便有五十多公斤。掏粪工具有两种,一个是粪勺,用来掏粪便,一个是小吊桶,舀粪汤用。

记得刚去的那天,我背着粪桶在工人师傅的指点下,装了小半桶,又按照师傅的示范动作,顺着微伸的腿,勉强将粪桶拉上肩,歪歪扭扭、踉踉跄跄吃力地向粪车走去,粪汤子在粪桶里晃荡,溅了我一脖子。时传祥迎面走来,看见我那副样子,一把抢过来背在自己的肩上,还乐呵呵地说道:“小二子,这可是要工夫的啊。”我愣在那里,琢磨这功夫该怎么来练。时传祥将粪桶放在粪车固定的位置上,用力将摇把摇起,将粪倒进车里,又摇下粪桶,放在腿边,顺手把衣服拉开。我吃惊地发现他右肩磨出了巴掌大一块黑黑硬硬的老茧,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他说的工夫和我想到的功夫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那时候,在北京工作的首长、大中学校学习的师生、作家、运动员、记者、演员,都争着来时传祥的清洁队参加义务劳动,现在想起,我算是年龄最小的一个,也是时传祥最照顾的一个。每到星期天,时传祥小组负责清洁卫生的那一片地界,总是围满了人,有自动来参加劳动的,也有来看热闹的,记者最多,不是采访就是照相。每当看到记者来了,时传祥就悄悄带着我离开,因为他怕耽误劳动时间,影响工作进度。

那时候,北京市的居民大都住在大杂院里,一个院落只有一间很小的厕所,不按时去清洁,粪便就会积满。记得时传祥曾经说过,记者最耽误工夫。但是他对《工人日报》的记者吴洛夫[来自Www.lw5u.coM]最满意,因为人家吴洛夫长期在清洁队蹲点,吃、住、劳动都在清洁队,难怪人家后来写了长篇报道,又出了书呢。

从1 964年的冬天到1 966年的春天,我们兄弟俩每到星期天就去清洁队劳动,寒暑假我哥哥就住在清洁队,我们都觉得能够和时传祥在一起劳动特别光荣。

在淘粪劳动时我认识了两位中央美院的大学生,他们还带着我去美院的画室看过他们的作品,就在协和医院后边。劳动中我还认识了《工人日报》的记者吴洛夫,他教过我如何摄影。 难忘时传祥

后来,赶上了那个动荡的年月,不但我们兄弟俩的“上班”停止了,就连上学也结束了。掏了大半辈子粪的时传祥,就因为与被诬蔑为“工贼”的共和国主席握过手,竟然也成了“工贼”。1 971年,他带着一脑门儿的疑惑,被造反派遣送回了山东农村老家。

1 972年1 0月26日,时传祥让老伴把院门、屋门都插上,翻箱倒柜地找出来半瓶薯干酒,他要敬1 3年前的这一天握着他的手、鼓励他的刘主席一杯酒。时传祥当时颤巍巍地说:“就冲他能看得起俺这个掏大粪的,俺就是到死也不信他是个坏人!”

1 973年春节,时传祥听到刘主席已逝世,顿时精神崩溃了。两年后的5月1 9日,他也走了,终年60岁。

这个正直朴实的老实人,终究没能熬过那个年月。

现在,再也看不见走街串巷掏大粪的清洁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水儿的抽粪汽车。但是,时传祥当年带着我掏大粪的场面,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我想,如果现在大家还能像时传祥当年那样正直、敬业、实在,该多好啊……

(责编:萧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