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社会组织》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与儿女和解
杂志文章正文
与儿女和解
发布时间:2018-02-25        浏览次数:5        返回列表

启霞

几年前,一本美籍华裔教授蔡美儿写的《虎妈战歌》,介绍她用严格的教育方式和妙趣横生的教育方法,把两个女儿教育成人的故事。它颠覆了慈母的传统,在网上引发了“虎妈”“狼爸”的争论。

反思近半个世纪的教子经历,我问自己:我是虎妈吗?是,也不是。“严是爱,松是害”,我至今认为这是对的。可我对孩子要求严格,但严得有些出格,更缺少“美国虎妈”妙趣横生的教育方法。这里有时代的局限,观念的偏差,性格的缺陷。如今,我追悔莫及,只能一声叹息!

我为人刻板、较真,加之儿女小时候正处于讳谈人性的时代。我虽有天下慈母的舐犊之心,却用坚硬的外壳紧紧包裹着。儿子从小就对文科有兴趣,可我没和他商量,就粗暴地扼杀他的兴趣,强迫他在数理化上下功夫。至今,他教学科研也都小有成就,可对于强扭他的兴趣,我一直感到内疚。

我不止一次打骂过儿子。打骂的理由,无非是因为他说了假话,浪费了不该浪费的东西,放学后在外玩耍迟迟不回家等等。儿子在我们身边十几年,留给他温馨印象的事怕是不多。公园离我家近在咫尺,可我从来没带他去玩过。直到他拿到大学录取的通知书后,我们母子才破天荒有了一次畅谈,谈学习、谈生活、谈理想……

为什么只给孩子留下不多的温馨记忆甲说来令人难以置信。那个时代,对我们夫妇这两台“工作机器”来说,能给予孩子的,连基本的营养都不能保证,遑论其他?

对儿子是这么严厉,对女儿又怎么样呢9女儿是在故乡出生的,产假一过,我就返回工作岗位。18年来,我把对她的爱融会在充裕的生活费中,编织在一件又一件新毛衣里,寄托在“鸿雁”传去的信札里。可是,我错了。即使是锦衣玉食,也填补不了孩子的亲情饥渴。1 8年后我们母女得以团圆,我本应用炽热的[来自wwW.lW5u.coM]情怀来融化女儿胸中的冰块。可我急于纠正她“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等毛病,动辄批评、指责、唠叨……这样,原本可以贴近的两颗心又被拉开了。

两年前,那个阴沉的早晨突如其来的电话,是儿子的声音:“妹妹被车给撞了一下,现在医院……”,当我冒着雨赶到医院时,女儿已经被推进手术室了。雨丝从窗口飘进来,濡湿了我的白发。

女儿从昏睡中苏醒。疼痛像潮水一波波袭来,就见一颗一颗黄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滚落,苍白的被单映着她苍白憔悴的脸。我不停地为她擦拭汗湿的脸庞,另一只手紧紧抓着她的手。这双我不曾好好拉过的小手而今修长如玉 女儿5岁时一次玩斧子砍伤了手指,半个月后我才从来信得知。那一段时间我常常做一个梦,梦中我背着受伤的女儿在颠簸的路上奔跑,耳边只听见自己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我不时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一句:“娃,就快到了,忍一忍啊!”

“娃儿,医生就来了,再坚持一下啊!”

泪光中,我看见女儿虚弱地点点头。1 0天,陪女儿住院的1 0天,犹如一生。那马不停蹄的秒针,每一下都扎在爱的神经上。每晚给女儿洗脸洗脚,抱着她慢慢地翻身,听她讲小时候的故事。我真心把那失去的时光弥补,我把从报上得到的笑话讲给他们听,想和他们去新开放的公园里散步,不再干涉儿子偶尔打打电子游戏,下载最热门的韩剧和女儿一起看[来自wwW.lw5u.cOM]……

我从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么多的功课需要学习。有时觉得自己很笨拙,但愿我做得还算对头。做一个无微不至的父母好像并不难,但做走入儿女内心的父母实在不易。回首审视自己,再多的遗憾不舍都不过是生命的过程,我们只能往前走,用现在来填补过去的空白和伤口,带着爱和释怀与生命和解。

(责编:孙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