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社会组织》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我与庄则栋先生的两面缘
杂志文章正文
我与庄则栋先生的两面缘
发布时间:2018-02-25        浏览次数:9        返回列表

宜林

2013年2月10日,农历大年初一,从媒体上得知,中国乒坛名宿庄则栋在与直肠癌进行了长达5年的顽强抗争后在北京逝世,终年73岁。在震惊、唏嘘之余,我不禁想起了与庄先生的两面缘,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10年前,初涉媒体的我很为没有合适的选题而苦恼,体育界的朋友给我推荐了庄则栋,说他尽管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但却充满了传奇色彩。

庄则栋的一生跌宕起伏,上世纪60年代初,因连续三夺世乒赛冠军而闻名,70年代,因参与“小球推动大球”开启中美两国友好的大门,因与日本球迷佐佐木敦子数十载的跨国婚姻也留下佳话美谈。然而,因为“文革”期间任国家体委主任3年,庄则栋和许多人一样也被卷进了那场浩劫。

2003年,“庄则栋北京乒乓球俱乐部”刚刚成立。清明前一个下着淅淅沥沥小雨的傍晚,我如约来到了庄先生的俱乐部采访。

只见庄先生上身穿一件灰色的长T恤,下身穿一条黑色的灯笼裤,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荀。说明了来意,庄先生让我在休息室里等候。此时,庄先生俱乐部的球员们也陆陆续续地来了,庄先生与他们亲切地打着[来自WwW.lw5u.Com]招呼。与此同时,不断有俱乐部新成员在向庄先生购买乒乓球拍。庄先生不厌其烦地做着介绍,并欣然在球拍上题字。

打理完这一切,庄先生来到训练馆开始指导会员们训练。庄先生训练起会员来一丝不苟。他时而手把手地纠正动作,时而与之对打,嘴里还不断地叨念着一些术语。笔者依稀看到了当年庄先生叱咤风云的风采。

时间飞逝,转眼到了晚上9点钟,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忙碌,花甲之年的庄先生显然有了些许疲惫。我不好意思地说,庄先生您实在是太忙了,要不我们改个时间吧。庄先生说:“好吧。其实你若想对我有更多的了解,可以从我这里买一本我写的书啊。”于是,我买了一本庄则栋和佐佐木敦子合著的《邓小平批准我们结婚》。记得,那本沉甸甸[来自wwW.lW5u.coM]的书,长达四百多页,当时只有35.8元。

第二天傍晚我如约再至,这一次我与庄先生熟识了许多。庄先生把一切安排妥当后,我们便聊了起来。庄先生快人快语,谈古论今,尽管戴着眼镜,仍然难掩他炯炯目光后的敏捷与睿智。

庄先生感慨地说:人生的道路有时真像一个圆,它的开始又是终结,它的终结又是一个新的开始。我是30年前从少年宫出去的,后来又回到了少年宫。有人说,这是倒退。不!这是一个新的开始。过去,我在少年宫打球,后来又去少年宫当教练,我曾在热爱的事业中找到我自己,今后,我将在这项事业中重新找到我自己。

虽然“文革”是庄则栋的一段绕不开的经历,但那次谈话我们没有涉及“文革”。不谈“文革”并不是要刻意回避,而是大家都知道,一谈起“文革”他就会心痛。另外,庄则栋在“文革”中的悲剧也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悲剧,而是整个民族的悲剧,善良的人们都会给予谅解。

由于种种原因,庄先生与我聊的时间并不长,告别他时,我意犹未尽。

其实,这个社会没有忘记庄则栋。在庄则栋高昂的治疗费用紧张时,温家宝总理专门指示财政部和体育总局予以保障,社会各界多有捐助,乒乓界的老战友纷纷看望,前妻鲍蕙荞也送来了最后的年夜饭。这让在病榻弥留的庄则栋备感慰藉,他在遗嘱中表达了对社会的深深感谢。

一代乒乓宿将还是离开了我们!当一切都归于平淡,当肉体化为青烟,当悲痛成为记忆,我想说,庄先生,一路走好!

(责编:辛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