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社会组织》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看日本人怎么过日子
杂志文章正文
看日本人怎么过日子
发布时间:2018-02-25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吴迪

6月初,当温家宝总理到日本受灾最严重的福岛地区慰问灾民之后,作为市民代表,我跟随京津冀晋记者考察团登上了燕京轮,从天津港出发,在海上航行了53个小时,终于到达日本中部城市神户。

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考察团游走了4个城市:神户、奈良、大阪、京都,考察内容:乘车、游览、购物、用餐,一切都是在紧紧张张中进行,走马观花、浮光掠影、眼看耳听,有些事还真让我这自以为见多识广的六旬老太有些感触和感慨。建在“城市院子”里的码头

轮船驶进神户港,站在船舷边放眼望去,城市道路近在咫尺,大大小小的汽车在公路上往来穿梭,高架桥上的轻轨列车如一条彩带从眼前划过,桥下前来迎接的人们高举着欢迎字样的横幅,一人高的卡通大手左右摇摆,穿着整齐制服的乐队吹奏着迎宾的乐曲,神户码头更像是城市中心的一个院落,和人贴得很近。

据说目前的神户港客运码头曾是集装箱货船停靠的中心,后经改造,成为现在可供人们休闲娱乐的美丽公园了,而客船就停泊在能让来港的人们把城市看得一清二楚的地方。有更多的货船,更多的集装箱和起重机的神户港货船码头后来建造在填海后的人工岛上,1995年经历了阪神大地震,重创早巳复苏,目前仍是日本最大的贸易港,东北亚最大的集装箱港口,仅次于荷兰鹿特丹位居世界第二大港。

不见踪影的垃圾桶

在日本街头,为了扔掉一张用过的纸巾,捏在手里一路竟找不见一个垃圾桶。原来在日本垃圾箱早已废弃,人们在外面要扔的垃圾,大多时需要带回到家里处理,而居民的垃圾是要经过严格分类并分时段来处理的。

在船上我结识了两位日本遗孤的儿子和儿媳,谈及垃圾分类,他们说得有声有色。

首先,居民的生活垃圾被细分为:厨房垃圾如水果皮、菜叶子、剩饭剩菜,可燃垃圾如纸张,不可燃垃圾像塑料,报纸杂志类,瓶瓶罐罐类,电池类以及粗大垃圾如沙发电视电冰箱等。其次,每周7天,每天允许扔的垃圾各不同,例如周一厨房垃圾,周二可燃垃圾,周三不可燃…一每天早8点前居民把垃圾放在指定的地方,待垃圾被车拉走后,再轮流负责垃圾站的清洗。

每月有两次可以把家中不用的家具、沙发、电视等粗大垃圾扔掉,但是要付费,如回收电视2000日元,冰箱5000日元,柜子1 0000日元。所以常见想扔电视的人不但把电视擦干净,还把遥控器贴在电视上,希望能被人捡走而省下这笔开支。

而一个导游的亲身经历听起来就更夸张了。

一直租住在东京的一个导游终于在长野买了一处房子,搬家时要扔掉的垃圾还没到指定的时间,于是只能把它们装上车同样运三百多公里到达长野再分别处理掉。

如果某一天早上没有来得及去扔厨房垃圾,而过了这个时间段就不能扔了,大夏天的怎么办呢,只好把这些剩菜剩饭香蕉皮打包冻在冰箱里,待下周再说了。

对于一个普通的玻璃包装瓶,包装纸撕下为可燃垃圾,瓶子是玻璃的,属瓶瓶罐罐,瓶子盖是塑料的,不可燃,好家伙,要分3天才能彻底扔干净。不一样的社会不一样的生活

我们所到的神户、奈良、大阪、京都均为日本的古都,据说奈良人多为中国人的后裔,房屋建筑颇具唐风。神社很多,每个神社的人口处都建有一个独立的类似门的建筑,称为“鸟居”,日本人信奉人死后会变成鸟,所以顾名思义,是给鸟安的家。

无论是春日[来自wwW.lW5u.coM]去公园看放养的鹿,还是到平安神宫、金阁寺,哪怕是走在大阪最热闹的商业街,到处栽花种草,绿树成阴,天蓝水清,给人的感觉都是很干净,很悠闲。

街上跑的车几乎都是迷你的两厢车,居家庭院里不大的地方停放的小车让人惊叹司机的停车入位技术实在是高。导游让大家猜猜,停车场里的一个大圆盘是做什么用的,原来在车辆密集的停车场,小车驶上圆盘就可以很方便地掉转车头了,日本人讲究实际,做事精细可见一斑。

日本社会养小不养老,一个孩子出生后国家供养到18岁,之后成人离开家自己担负生活费用,因而和父母的关系十分淡漠,子女结婚后甚至几年不回家是很平常的事,所以人老了会很孤独。

邻里之间不习惯串门,有事情要说时也是一个门里一个门外,所以发生独居老人死后臭在屋里无人知晓的事就不足为怪了。前面提到的那两位日本遗孤,因延续着中国尊老的传统,时常领着儿孙,带着礼物去看望老母亲,让周围的老人们好羡慕呢。

难吃的“中国餐”

在日本仅呆两天,除早餐在酒店外,一顿日餐,一顿自己解决,另外两餐就是在同胞的餐馆里吃中餐了。

日[来自wwW.lw5u.CoM]本经济不景气,日元反倒升值了,1元人民币相当8日元。在日本,吃的东西很贵,走在大阪著名的道顿掘,小餐馆鳞次栉比,美味小吃数不胜数,都是正宗日本吃食,当然折合成人民币都价格不菲,最便宜的拉面400日元一碗,同行的男同胞要吃两碗,那就是800日元,相当于人民币1 00元,走进熟悉的吉野家,一份套餐也要600日元左右,相当于人民币七八十元,而小甜点等起价大都是350日元,合四十多元人民币,着实不便宜。

最后两餐说是尝尝在日本的中餐,十人一桌,五菜一汤,豆腐,炒洋白菜,清蒸鱼等,都难吃无比,想想在日本吃饭特别贵,凑合吧,只是感叹咱们中国那么悠久的饮食文化,那么多的美味佳肴本该让日本人垂涎三尺,怎么在异国他乡全变了味呢。满头银发的“的哥”

街头跑着的出租车里,司机大都是白发苍苍看上去却也文质彬彬的老年人,这让我们备感疑惑,经导游介绍才知道,在日本,普通的老年人60岁退休,65岁才能领到养老金,在这5年的时间里,没有生活来源且身体尚好的老年人就会在社会上谋求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例如在餐馆打工,在商铺售货,做的土司机等等,除了生活,也为积攒一些钱。

相比起来,中国的老年人就幸运多了,像我退休近1 0年,退休金虽不多但也小幅涨着,有点钱有点闲,没有更多后顾之忧。结交着志同道合的朋友,干着自己喜欢的事。趁着腿脚还利落,满世界走走,真的很开J晰艮知足。

(责编:辛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