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社会组织》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钟泽生:颐和园里“登高侠”
杂志文章正文
钟泽生:颐和园里“登高侠”
发布时间:2018-02-25        浏览次数:5        返回列表

从100张颐和园彩画开始

上世纪90年代,北京老人钟泽生退休了。他心中一直有个小小秘密.就是实现自己摄影家的梦想。孝顺的儿子得知父亲的想法,为他购买了当时最好的专业相机。此后,钟泽生操起了照相机,走上摄影人之路。

北京各大公园、著名景点,都留下他行行摄摄的身影,而颐和园,这座皇家园林的风景,更令他喜爱有加。

1996年,钟泽生忽然在京城一家报纸上看到了关于颐和园彩画的连载介绍,图片下面,有一篇几百字的故事说明。钟泽生把每期这个页面剪下来,仔细收藏,然后自己又带着相机,到颐和园去拍摄,报纸上的黑白图片太小太模糊了,他要自己配上彩色的,这才保证彩画的原貌。钟泽生就这样跟着这家报纸,一期一期地剪报、收藏、拍摄。可是.就在看到第1 00期的时候.连载因种种困难终止了!钟泽生别提有多失望了!继而想到:这绝不是我一个人的失望!颐和园是咱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为什么不能把所有的彩画都拍下来,让咱中国人,让全世界人民都清晰地了解它呢!从此将心一横:我不怕困难,这事,我自己来!

登高“老拍侠”

从此以后,颐和园出现了这么一位头发斑白的老拍侠,蹬梯上高.举着相机对着彩画“咔嚓.咔嚓”。无论是严冬还是酷暑,钟泽生都骑着自行车到颐和园去拍摄长廊。颐和园长廊东起邀月门,西至石丈门,全长728米,共有273间彩画,要对其一幅幅地拍摄,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拍摄这些照片多需要仰视.于是,钟泽生找来了帮手,负责搬梯子。每拍一张彩画,钟泽生要爬上爬下几次。273间彩画,他已记不清上上下下多少次。

从秋叶枯黄到白雪飘飞,转眼几个月过去了,颐和园的游人稀少,钟泽生踏着白雪而来,踏着暮色而去,仍旧在继续着他的工作。冬季游人少,正是高效拍摄的好时候。严冬腊月,滴水成冰,60多岁的钟泽生手举着相机,举着相机的手红通通几乎麻木了,带一瓶水都冻成冰坨子,可是这些,丝毫没有影响他拍摄的热情。

[来自WwW.lw5u.Com] 1 997年初,拍摄初步完成,接下来是冲洗,选图,当时尚处在胶卷时代,快门一按,就是六毛钱,但为了把事情做好,钟泽生压根儿就没算这笔账!

拍摄完成的最后一天,正好是钟泽生的生日,家人都等着给他过生日,可是那天他回来的很晚。三九严寒,他一点都不感觉冷,心里特别高兴。

完成全部的拍摄,钟泽生又查找了各种数据,查阅各种资料,拜访古建筑专家,制作塑模照片展板.终于完成了对彩画的整理,照片上的彩画清清楚楚,下面还有对[来自wWw.lW5u.CoM]每幅彩画的注解。

终于,2006年初,钟泽生完成了所有长廊彩画的拍摄与制作。前后历经1 0年,花费数万元。

颐和园,我最爱的园子

1 998年以来,在颐和园游玩赏园的人们经常会看到这样一位白发老人,他每周五都会骑着自行车,拉着展板,在保姆的护送下,来到颐和园,做义务讲解员,帮人们解读颐和园12生肖石。钟泽生作为第一位全部看懂12生肖的人,指导人们在不同的角度去理解生肖石的伟大与玄妙。

有人算过一笔账,钟泽生这些年来光是在728米长廊所走过的路.累加起来就早已超过10000里!钟泽生对文化遗产的热爱,引起了媒体广泛关注。2000年后,他到各大学、社区讲解、展出颐和园摄影彩画作品的次数更多了。他的13个50多米长的塑模照片折叠展板,一万多张照片,被颐和园管理部门、社会各界深切重视。出版社把他的作品做成《颐和园长廊彩画故事大全》、《颐和园长廊彩画>分册;邮政部门把他的作品制作成《颐和园长廊彩画邮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十几所全国著名高等院校、多家图书馆、温哥华国家图书馆等列为珍贵的历史资料收藏。

2007年,因为城市改造搬迁,钟泽生面临着搬家到远在北京城南的大兴亦庄,尽管各方面条件很好,但他却非常不想搬家。居住在海淀区几十年的他,距离颐和园骑自行车只需半小时,新居却要3个小时车程。意味着逐渐年高体衰的他,每去颐和园一次,就要回家休息3天。尽管如此,钟泽生每月仍要去两次颐和园!

而今,年近八旬的钟泽生行动渐缓,每天早晨起床后第一件事情,仍是打开电视,把颐和园园景光盘和各大电视媒体给自己做的节目视频资料看一遍.然后,心情愉悦地到附近公园骑车、散步。不能亲自到颐和园的日子里,他凭着回忆,凭着那些影音资料的指引,在颐和园长廊静静地走,想念这座伟大的园林,追忆自己十几年来,行走在颐和园长廊的美好时光。

这位布衣老人,这位草根摄影家,把退休后的休闲时光,献给了中国文化遗产的挽救、保护和传承事业,他以自己痴迷的热爱,记录经典,造福后人。

(责编:辛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