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经济信息》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觉醒者”蔡虎
杂志文章正文
“觉醒者”蔡虎
发布时间:2018-12-0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钱玉娟

自2013年之后,蔡虎鲜于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甚至让人记住的仍是彼时那个曾经站在O2O电商潮头的创业形象。

背靠百度这颗大树创立“爱乐活”,是国内最早探索O2O的前行者,虽然手握巨额现金但在众多压力下,2013年无奈重组,又恰逢O2O的风口突起,爱乐活遂渐出人们视野。沉寂期间,舆论更将其比作不得志的“文青”创业者,一时间,蔡虎的名字似乎与媒体绝缘了。

日前,蔡虎的巨幅肖像亮相中关村创业大街,让人好奇的是,这是他为其最新打造的一款时尚图片求购社区App“Yes想要”进行的首度露面。

翻开蔡虎的微博,在他的简介中写着这样的文字:“过去是浮云,当下创业ing,为社会做点有意义、有逼格、有挑战的好事情!”如今已是不惑之年的蔡虎,虽依然保持着乐观与热情,但不难发现,走出失利阴霾再度创业的他,多了几分低调从容。

从爱乐活到如今的“Yes想要”,从生活社区电商到图片求购社区O2O,擅于战略规划与资源整合的蔡虎似乎一直沿着自己设定的线路走着。他坦言,这其中的心态却决然不同。即便创业失利过,蔡虎也丝毫不避讳谈起,他认为从试错之后的反思到再出发这一过程中,能够自我觉醒是件难得的事情,而他做到了,尽管中间也一度坎坷。

七年前,五年前,甚至两年前,人们仍在讨论电商对传统商业的颠覆性和替代性,但今天这个讨论已变得愚蠢。因为已经有数以百万甚至千万的线下商家正通过互联网介质摇身成为电商,大多数人将之称为O2O,而蔡虎从2011年底创业到现在干的一直就是这个生意,只是当下他将自己的切入口更聚焦地定位于共享经济下的时尚社区及社群。

商场老将闯进互联网

翻开蔡虎的从业履历,光鲜亮丽之余让人惊觉从他入职场以来,一直顺风顺水,没遇到过多少挫折。

和大多数理工科学生一样,毕业能进入全球500强是蔡虎进入清华大学攻读期间敏思勤学的目标。硕士毕业的他一举进入施乐公司市场部,随后又到德州仪器任职北方区市场拓展经理,到SGI任职销售总监,年轻又赋有冲劲的他,甚至刚满30岁就顺利进入高级管理层,以致不久就被“挖角”到博士伦主抓市场战略方向,五年后更是如愿成为博士伦大中华区副总裁。

在传统消费品领域浸淫十多年的蔡虎,不会想到有一天会被百度找到,成为进入互联网领域的一名大龄“新兵”, 那一年他36岁。

蔡虎说,在此之前,他并不熟谙互联网技术或者相关商业原理,能够吸引他进来的原因在于,这个行业较之以往的传统行业,创新不断,可以给正值“奋斗”年纪的他充分施展的空间以及无限可能。“当时也没多少机会迅速学习,就自己买了不少关于百度和搜索的书,等我理解了,明白了,就加入百度任职起百度联盟总经理。”

作为高速且稳健发展的消费品行业老将,蔡虎带领团队运营成功某个项目不足为奇,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而立之年决定创业做“爱乐活”这个项目,却成就了他阶段性人生的一次宝贵嬗变。

归零创业失败中成长

爱乐活的前身是百度电商部门“有啊”,李彦宏出于对中间页平台的思考,决定重塑“有啊”,而蔡虎从百度联盟总经理的位置上接手百度电商事业部后,很快提出将部门拆分的想法,“我希望以内部创业加外部投资的方式,在生活服务领域打造一个‘靠谱服务的电商网站。”他如此说道。

有着鲜亮职业背景,并对销售运营有丰富经验的蔡虎,独立做爱乐活时,不仅背靠百度这棵大树,更吸引了两个外部投资者IDG与启明创投的5000万美金的雄厚资金支持,“这对于绝大多数的创业团队而言是不可能企及的。”回忆中,蔡虎都带有满满的自豪。

尽管多年传统企业销售与市场方面的事务将蔡虎锻炼成一个战略导向型人才,但因缺乏电商产品的运营经验,短短一年时间的创业,不仅没有让爱乐活“乐活”起来,甚至因从“社交”和“交易”两个层面切入,而百度又无法为其带来流量便利,全凭自己摸索,数次转型谋求发展却连连失利。

蔡虎坦陈,在颓势中也有过反思:爱乐活原有团队成员都没有创业过,受限于百度这样大公司的思维,使不少人擅长从1到10,从10到100,会有很多战略思考,却恰恰缺失了对用户刚需的把握。“我也深刻地体会到,从0到1看起来简单,实际执行起来着实艰难。”

除此之外,“我一开始也是贪大求全,自认为资源好,资本充足,团队也给力,具备创业公司各种优势条件,却从中留下了隐患。”蔡虎表示,之前团队在想做好所有事情的过程中出现了资源争夺,导致有限资源被分散,“在每个点上做得不够极致”。

彼时业内持续发出对初次创业的蔡虎如排山倒海般的舆论,忙于进行资本重组及人员调配的他几乎未予以回应。在接受了首次归零创业却没有迎来坦途,重组爱乐活的事实后,他也欣然做出离开百度体系,从零开始。

不过,正是这次在社区化电商领域的败走麦城,却在蔡虎的心底埋下了再创业的种子。

再觅行业切口

在蔡虎的思维里,率先布局是其惯用的市场打法。然而在长达一年的二次创业过程中,这也让他相比其他创业者花了更多时间找切入口。

在蔡虎看来,从起初做生活社区电商,他就看好“社区+电子商务”的O2O这样一个模式。“我发现如果要做生活领域,用户和商家的需求必须紧紧结合在一起,而非只在网站上打出很多好看的商家广告牌,停留在流量分发阶段。”蔡虎认为,2012年是O2O元年,先行者都在探索,大多没有成功,通过爱乐活产品试错,就验证了彼时的市场环境并不适合,但当下截然不同。

作为在O2O领域的创业型公司,蔡虎强调,除却将主要资源集中在移动互联网领域,还必须专注开发更优良的产品以满足用户刚需,并且在制定目标方面要更加务实。言语中,足见再次出发的蔡虎不再那样无惧无忧,责任驱使他低调潜行。endprint

2014年初,受Twitter联合创始人Biz Stone创立的新项目Jelly的启发,蔡虎找到了再次切入社区化O2O市场的好点子。

Jelly是一个以图片作为问题的移动问答社区,通过社交网络众包知识。在蔡虎看来,这是典型的共享经济的产物。他说,“目前在社会中包括人在内的闲散资源越来越多,大多数在各自的固定组织岗位上并没有发挥其真正所长,而共享经济的出现解决的这一潜在问题。”

蔡虎认为,共享经济的特点便是把每一个人特殊的技能、资源或者能力挖掘出来,而人人又可以在不影响原有职能的基础上获得更为特别的影响力。基于这一过程,个人从业者将从中蓬勃发展起来,“像这类人可以不参与公司工作,只是靠个人技能生存,他们既是消费者,又是生产者。”

蔡虎就是抓住这一点做起了生意。但他告诉《中国经济信息》记者,“我要做的虽然和Jelly模式相似,但产品内容却截然不同。”

做你想要的产品

第一眼见蔡虎,并不觉得他时尚,蓝色牛仔裤配搭纯黑色T恤,里里外外透露着沉稳与简单。然而就是这个自称“生于70年代的80后,大叔级小文艺青年”竟闯入如今90后“小鲜肉”扎堆的时尚圈,做起了社区化App。

由于之前在电商领域的实战,蔡虎发现社会中一直存在一批很会买东西的用户,特别是女性,只是,她们的购物经验和独到眼光一般聚焦在感兴趣的东西上,比如鞋子、包,或者某种品牌或时尚风格上,有时这类人会被叫做“购物狂人”或“时尚达人”。

“当别人遇到购物难题时,‘达人便可以给出专业的建议或者推荐。”蔡虎认为,这更加利于消费者获得更好的购物体验,而那些提供经验或专业知识的“达人”又可以获得相应的奖励好评,甚至还能获得收入。同时,这些“达人”也是消费者,也需要咨询其他人,“人人皆买手,万物皆有灵”这一理念油然而生。

然而,在蔡虎的商业逻辑里,这些“达人”在传统的商业模型里往往不能发挥价值,只有在人与人的直接沟通中才可能会体现其兴趣价值所在,“我可以通过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轻松将这一部分人抓取出来。”

有了想法,再加上前车之鉴,蔡虎便紧锣密鼓地组建起团队,于2014年初低调地创立了乐货科技(LEHO)并担任董事长兼CEO。

经过对产品初期的时尚定位,深知自己在这一方面的触觉尚停留在皮毛状态,蔡虎在组建团队期间也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特别找到在时尚传媒领域从业十余年,对时尚产业格局、传媒策略、市场营销等有着丰富的管理和实践经验的王晓枫作为联合创始人,负责产品的运营与市场工作;而产品的设计与研发工作更为关键,蔡虎更是邀请了在电商领域从业十余年,曾担任商派公司产品副总裁的电商产品专家刘士鸿加入,成为合伙人。

正是发现时下年轻人蓬勃的消费需求,以及当前“互联网+时尚”的市场大趋势,由BAT背景的互联网人士与时尚领域的运营骨干们跨界融合开始了创业。“我们推出的‘Yes想要是一款面向新生代的图片求购社区App,可以让更多年轻人体验时尚购物平台的新乐趣。”蔡虎告诉《中国经济信息》记者,类似于买买买版的Instagram,时尚购物版的知乎问答,Yes团队希望搭上共享经济的顺风车,基于场景为用户解决在商品求购方面“求同款”、“求链接”的硬伤。

蔡虎说,“Yes想要”切入的是时尚购物这一垂直领域,用户无论是翻杂志、看影视、还是刷Instagram看到的心水好物,只需拍照、截屏,上传至App端,便可坐等时尚猎手和热心用户来帮你找到同款的链接、报价,并分享各自的购物经验和“剁手”秘笈。

当然,用户还能在“Yes想要”上订阅自己感兴趣的标签以及关注各自认同群体的愿望清单,发现自己也想要的,组建兴趣小组,长此以往便可以生成各种碎片化、个性化的社群。“‘Yes想要好比是用户在时尚领域内的私人求购助理。”蔡虎比喻说。

目标并不遥远

据了解,目前“Yes想要”现有“时尚猎手”数百人,求购问题的回答率约为70%。但蔡虎并不满足于当前的收效,在他看来,“Yes想要”刚刚开始,在未来还要搭建和完善对“时尚猎手”或热心用户愈发明确、规范的激励体制,如“认证机制”、不同层级以及相关权限等,以促使用户积极贡献答案,分享时尚知识与购物经验,日渐增加黏性用户。

针对会否在此基础上增加交易模块,蔡虎解释到,“在研发产品之初,曾对此加以测试,发现用户在使用产品与行驶买卖行为之间存在很强的‘漏斗效应。”

也就是说,很多用户通过在“Yes想要”上寻找商品,对于推荐的链接会与其他电商平台加以对比,依旧选择自己信任度更高的平台进行购买。

对此,蔡虎强调,“Yes想要” 暂不支持在线支付功能,用户购买商品需要通过链接在第三方平台进行支付。“未来主要在产生订单的收入佣金、特别产品的售卖、以及更有趣的C2C社交场景的交易等方面来获取盈利。”他透露。

畅想未来的发展,蔡虎表示,团队还将会把橄榄枝伸向线下,与线下实体店展开合作。通过标签与线下店商品进行对应,完成线上决策,进而产生并带动线下消费。“‘Yes想要当前仍以解决用户‘更简单的找到需求为主,下一步再解决‘更简单的买到的问题。”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