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经济信息》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e袋洗要做洗衣业的Uber
杂志文章正文
e袋洗要做洗衣业的Uber
发布时间:2018-12-0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钱玉娟

年过五旬的杨阿姨,曾是北京通州区某国有单位职工,今年春节过后便退休在家。忽然闲下来的她,除却每天接送孙子上下幼儿园,与老姐妹们跳个广场舞,去超市买个菜之外,还有一个自由“赚钱”的工作——做荣昌e袋洗的“小e管家”。

杨阿姨告诉《中国经济信息》记者,e袋洗的“小e管家”主要负责取送自己所在社区或临近社区内,通过e袋洗App或微信公共号下单清洗衣物顾客的衣服,送到公司指定的洗衣加工处,衣物洗好后再送回到用户家中。

像杨阿姨这样争相做“小e管家”的人不在少数。据e袋洗方面介绍,目前全国共有5000名“小e管家”,其中仅北京就有3000名,共覆盖了六环以内的数百个小区。官方还透露,计划3年内将“小e管家”发展到50万人。

据悉,“小e管家”的工作没有技术门槛,只需具备一部安装了e袋洗APP或关注了官方微信公共号的智能手机,便能根据自己的时间条件选择工作时段。用杨阿姨的话来说,“加入e袋洗后,能在照看孩子,锻炼身体之余‘兼职工作,重新展现自我价值,特别适合退休在家的中老年人群。”

众包模式

《中国经济信息》记者了解到,自2015年上半年以来,e袋洗发布消息称,在物流体系的搭建上将采用被称作“小e管家”的众包模式,具体在北京、上海、深圳、天津全面推进物流众包业务,招募众包人员。而此举一旦全面铺开后,e袋洗预计为社会提供百万名就业名额。

所谓“众包”,在e袋洗CEO陆文勇看来,即以社区为单位进行线下物流团队建设。而这一模式的具体做法是,e袋洗在社区中招募1名物流取送人员,以其生活区域为中心,负责方圆2公里内的衣物取送工作。

之所以由社区内人员负责取送,陆文勇认为,一方面可以提高物流取送速度,同时有利于增强用户对取送人员入户的安全感,提高服务的亲切感。“社区大妈对街坊邻居很熟悉,只要家里有三四平方米的地方收集衣服就可以,而且容易加强和用户之间的联系。”以这一维度考虑,e袋洗的实际店面便从两三百家发展到两三千家,“甚至每个社区都有一家属于e袋洗的店,只是这些店是在大妈的家里”。陆文勇笑言,这既充分利用起社区中的剩余劳动力,更解决了物流“最后100米”的问题,颠覆了现有的物流模式。

当然,在社区大妈们收货之后,有两种途径开展后续的洗衣业务,或者等待e袋洗的统一物流配送来收,然后运输到统一的集中化工厂清洗。北京周边遍布有10家这样的工厂,或者就近送到和e袋洗合作的洗衣门店中清洗,目前北京有100多家自有和合作门店。

在上文提及洗衣的后一种方式中,值得注意一个变化是,接单洗衣的门店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过去荣昌洗染所属的门店或厂区,“这意味着荣昌洗染曾经的竞争对手逐渐变成了合作伙伴。”陆文勇告诉《中国经济信息》记者,当前e袋洗主要选择洗衣行业顶尖企业的前20%来合作,包括伊尔萨、福莱特等等。“我们要做一个互联网公司,而不是自营公司。”

洗衣转型

在接受《中国经济信息》记者采访的过程中,陆文勇指出,之所以会对营销模式加以改变,得益于向Uber“取经”。

不少人认为,Uber始终把用户满意度放在第一位,通过司机端来驱动用户满意度,通过用户挂钩的收入来管理司机,进而不断提升司机的服务意识。“实际上,Uber的野心不只是满足用户出行需求,而是实现全球车辆的合理调度,提升闲置车辆使用效率。”

结合e袋洗的发展现状,陆文勇领悟到,从单一洗衣切入更具潜力的家庭生活服务,成为覆盖用户生活方方面面的第一入口级平台,才是e袋洗的终极目标,而目前的“小e管家”正是推动这一目标实现的中坚力量。

事实上,“小e管家”的潜力远不止如此,其扮演社区“最后一公里”的特殊角色,决定其完全有能力介入用户家庭配套服务,比如送生活日用品、快递取件、接送孩子等业务,想象空间一旦打开将对58到家、美团到家等玩家造成威胁,e袋洗定位也将随之改变。“我希望把e袋洗打造成洗衣行业的Uber。”陆文勇憧憬说。

其实,让有着20多年发展历程、近1000家门店的荣昌洗染革自己的命,并不容易。不仅要关掉线下门店,还要逐步将洗衣业务搬到手机上。

但陆文勇并不认为荣昌洗染几十年的线下经验和洗衣声誉会因互联网化转型而被颠覆,“反而是原有的经验和声誉在支撑着荣昌e袋洗的发展。荣昌制定标准,指导其他方面。”据介绍,伊尔萨是荣昌洗染的加盟品牌,在转型规划中,荣昌的直营店面要全部革新,而伊尔萨门店被保留下来,“这就相当于荣昌化身为一个信息平台,伊尔萨则是洗衣公司,我们做好前端、品牌及用户,而伊尔萨处理后期的洗衣。”陆文勇将转型过程中的两方面形象地比喻为苹果与富士康,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未来野心

转型互联网公司后,荣昌e袋洗的洗衣步骤是这样的:打开“e袋洗”App或公众号,点击下单后等工作人员上门取衣;然后将各种衣服塞进“e袋洗”的正规蓝白布袋,能塞多少是多少;然后几天后,给顾客送回每件分袋装好的干净衣物,一单洗衣任务就完成了。

其实,陆文勇也曾担忧,假使普通消费者去门店洗一件羽绒服需要35元,那e袋洗付给合作伙伴的洗衣费用大概在十几块不到20元。“对于洗衣店来说,成本是一样的,但利润不一样”。按照上述推论,e袋洗要在原有洗衣成本的基础上,留出给合作伙伴的洗衣利润,这会导致以极低价格来推广市场的e袋洗利润更低。

然而,99元一袋衣服任意装,正是这种好玩又实用的方法让e袋洗迅速推广开来,“当我们顺利连接了成千上万户人家,便成为了一个成功的社区入口,方便做很多衍生服务。”陆文勇表示,e袋洗未来的盈利模式是靠衍生服务,一旦掌握了社区服务的入口,未来可以连接的相关产业想象空间还是很大的。

尽管发展前景明朗,但陆文勇认为e袋洗的当务之急是扩大用户规模和订单量,过早涉足衍生服务容易造成精力分散,更会造成模式的不确定性,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增加难度。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不少用户在验证e袋洗服务质量后才选择按袋洗,想要提升用户的复购率和客单价,对于企业而言,最根本的解决办法是提升服务品质,使新用户真正沉淀下来成为活跃用户。

在采访过程中,陆文勇多次表示极其看好洗衣O2O的行业前景,期间也毫不掩饰对e袋洗未来发展的自信及野心:即便目前e袋洗注册用户接近300万,日均订单超10万,却远未达到他的满意程度,陆文勇指出,通过在用户和洗衣店两端同时发力,“计划今年年底日均订单达到30万单,明年年底实现突破100万单的目标。”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