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国经济信息》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技德加速度
杂志文章正文
技德加速度
发布时间:2018-12-0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郝杰

周哲今年39岁。他的履历很光鲜。

2000年斯坦福大学毕业,加入谷歌,成为谷歌第103号员工,是谷歌最早的华人工程师之一。在谷歌期间负责开发了60%第一代谷歌广告代码,写下了谷歌第一行Java代码。2008年离开谷歌,开始做天使投资,其投资项目之一兰亭集势于2013年6月在纽交所上市。

也正是2013年,来自父亲的困惑成为周哲创业的起点。这个曾经教给周哲写第一行代码的科技达人,面对Win8系统的电脑竟不会操作。这让周哲感到惊讶。

周哲发现,电脑并没有变的越来越好。Windows作为一个操作系统,不单应用的量越来越小,同时用户体验越来越差,差到普通用户不会用,科技达人也不会用。他觉得这个世界不对,不合理。

开发一款集合Android、Windows和iOS系统优点的新系统,这个想法让周哲异常兴奋。2014年,周哲将自己以前在谷歌的两位工程师同事高恒和陆韵晟挖回北京,三个谷歌合伙人成立了技德科技。

Remix OS操作系统就这样应运而生。它对Android系统进行了深度定制,使用户可以获得PC系统的操作体验,成为一个风格类似于iOS、Android和Windows 混搭的操作系统。

成立一年半的技德科技已获得A轮融资一亿元,领投方为挚信资本,另外两个参投者为京东和富士康。有很多人看不懂或者不看好周哲和他的团队在做的事,但有一点不可否认,他们已经跑到了苹果和谷歌等巨头的前面。

从软件到硬件

周哲和他的团队一开始只想做好软件。但把软件做到一半后,发现这个世界上找不到一款合适的硬件搭载,便决定自己做出硬件形态,于是有了今天的Remix平板和Remix Mini。一种是笔记本形态,一种是台式机形态,搭载的都是Remix OS操作系统。

Remix平板造型类似微软的Surface,但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操作体验。Remix优化所有PC上消费者已习惯的功能——任务栏、多软件同时运行、多窗口、ALT+TAB、CTRL+C 、CTRL+V……还有与办公有关的邮件、浏览器、文件创建。由于它是基于安卓系统的深度定制,所以用户可体验的娱乐应用更多。Remix平板还配备有全尺寸的超薄键盘,支持多种快捷方式,甚至还配备了触摸板,装到平板上之后一秒变身笔记本,带来了笔记本电脑办公与平板电脑移动娱乐的双重体验。

周哲向《中国经济信息》记者介绍,Remix平板针对的是轻办公人群,即对电脑需求很简单,围绕邮件和U盘等办公需求的人群。

在约定采访时间的十五分钟之前,周哲拿到了刚刚寄到北京的Remix Mini的成品,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研究。它就像一个 Android 机顶盒,运行的是Remix OS,仅有巴掌大小但却可以作为电脑主机使用。它继承了很多Windows系统的操作特点,但相比传统的PC,Remix Mini的功耗只有10W。系统上的先天优势让Remix Mini能够直接兼容超过150万的Android软件资源。对于兼容大屏的应用程序,将直接以全屏模式运行。如果遇到强制拉伸的应用,则可以用窗口模式运行,就像一个虚拟的手机。

Remix Mini被周哲认为可能是“台式机的未来”。从最初有想法到产品出炉大概也就两个月的时间,周哲和他的团队最初也在困惑,它的使用场景在哪里?今天人们用台式机来做什么?他们没有盲目去做,而是选择去美国的众筹平台Kikstarer上寻找答案。

“我们是世界上第一台基于安卓的电脑。”这是周哲团队在Kikstarter上的宣言。众筹结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公开众筹后的第20天,众筹金额便突破了100万美元,而在此之前,Remix Mini更是以68分钟的记录创造了在Kickstarter上达成众筹目标最快的国有品牌。如今众筹结束,金额已经突破1000万元。

对这一产品感兴趣的大部分是美国的科技达人。这让周哲很兴奋。他看到了未来的可能。Remix Mini在国内也将开启众筹,计划11月份发售。周哲表示,对Mini的用户场景还在深度挖掘。“我们现在没有报太大预期。最重要的不是多少人买,而是要看更多的人买回来做什么事情。”

“这两款产品最大的区别是使用场景不同,一个是固定的,一个是移动的。”周哲说,移动设备不论从操作系统还是硬件方面都比传统电脑更省电,性能更好。“苹果电脑续航做到10个小时也是过去两年的事情。而Remix平板续航10小时只是起步,我们的目标是做到14到18小时。”

走在巨头前面

技德怎么盈利?“一开始我们就想好,短期内不会盈利”,《中国经济信息》记者把这个问题抛出来时,周哲没有丝毫犹豫。正如所有科技类公司一样,创业开始并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这是一件很艰难却也很了不起的事情。“你知道谷歌是怎么赚钱的么?90%的收入都来源于广告。”周哲笑笑说,“2000年我加入的时候,谷歌还没开始做广告。”

在周哲看来,技德的盈利模式第一是抓住用户入口,第二是做好云平台的搭建。“未来用户的数据会有很大的商业价值。”周哲说。“我们还需要一年半到三年的时间,才能把云平台做出来。”

苹果手机上个季度的市场占有率只有19%,剩下的全部是安卓手机,在周哲看来,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价格便宜。“未来电脑发展成什么样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用户对价格永远是最敏感的。”而在周哲看来,中国市场相对比较富有,他们关注更多的是很多还没用过电脑的国家,“技德要放眼世界。”

2015年美国消费电子展(CES)上,Remix第一次在世界亮相,收获了一片好评。这让周哲感到欣慰,但如果这个市场真的赌对了,那么就意味着会有大量巨头涌入,技德面临的会是更加巨大的压力。endprint

微软果然在之后推出了全新的Win10系统,主打跨平台协同布局,能够在手机、平板、台式机以及Xbox One等所有设备上运行,开发者能够在这个平台上编写跨设备通用的应用。从更长远来看,微软要重新定义移动互联的含义。

庆幸的是,技德如今走在了这些行业巨头的前面。这个世界只要在任何一个场合需要一个大的屏幕,技德都有可能在里面找到一些合适的应用场景。

让周哲最担心的反而是没有竞争,没有竞争就说明这个市场不存在。而现在看来,这个市场很有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苹果在9月10号的发布会上推出iPad Pro,配备了键盘与触控笔,拥有专门的Office和Adobe套件,发力移动办公。“最新一代的iPad Air和mini,很快会有软件升级,你会发现它可以同时有两个App运行,可以边上网边聊QQ。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在周哲看来,苹果抢的是高端市场,而技德则是中低端市场,所以不会构成竞争。

周哲和他的团队把Remix OS系统当做一个开放的平台,他们的目标是有越来越多的用户和厂商可以使用这套系统,甚至是基于他们所修改的系统,再去挖掘更多有意思的功能。

从less开始

当然,一个新兴事物的出现,伴随的质疑与争议总是不可避免的。

广州某互联网公司的工程师认为,Remix的成功关键要看能否找到使用场景,“它的性能没有上网本强,和机顶盒比,App又不够专业。” 北京某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则认为,“Remix就像便宜版的Surface”,“但在办公上Remix比不上Surface,娱乐方面比不上苹果平板。办公的人要求比较高,而安卓系统支持办公的能力远比微软的差。不过,它的优势是便宜,可用的App多,应该还是会有一定市场。”

这些声音听上去不免刺耳,但周哲自然明白,现在技德的产品都还在摸索阶段,存在不少问题。他在拿到Remix Mini时,就开始向记者提起产品的问题,“潜在的散热做的并不好,无线信号还在调,不是很理想。USB的接口有一个不够平滑……”

除了Remix Mini,已经推出的Remix平板也有周哲仍不满意的地方,就是它打开的声音不太好听。“当时为了打开和合起来的声音,把工程师折腾的要命。”在周哲看来,这些细节一般人不会注意,但做产品的目标不是只把用户看到的东西做好,而是每一个有可能潜在用户看到的东西都必须做好。“对我们来说是学习的过程。”

Remix也有“贴心”的一面。“我们会在半夜两三点你睡觉时,产品插着电源的情况下,悄悄帮你更新软件。第二天你打开使用时就是最新版本。”

在技德官网首页有这样一句话,“finally,less can be more”,翻译成中文是“简单往往会有更美好的享受”。 “这就是我们企业的设计理念。从简单出发,根据用户需求和场景,一步步优化,做到更丰富。”在周哲看来,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先问问题,先提需求。然后把这些问题收集起来,慢慢改进,“从less开始。”

赌一个未来

技德的队伍从最初的几个人已经发展到了100多人,这仅仅用了一年半的时间。

它几乎照搬了谷歌的企业文化。一层开放式的办公区,其间还穿插着休息室、餐桌、会议室,楼上则布置了钢琴、投篮机等休闲娱乐设施。员工穿着拖鞋工作是这里的常态。每天中午和晚上都有专门的阿姨做出好吃的饭菜,而这些饭菜往往会在15分钟内被迅速消灭干净。

这个团队里技术人员占了一半以上,都从行业内的巨头公司出来,加入周哲的创业队伍。

吴骞是最早一批接触周哲创业项目的人。在华为和百度的经历让他明白,创始人的视野与能力直接影响公司的未来和发展。在和周哲的交流过程中他感觉到周哲对趋势和产品的把握能力很强,是真正想做事的人。“而且自己做一个操作系统是每一个工程师的理想。”吴骞就这样加入技德,第一版Remix OS的很多功能都是他搭建的原型。

在吴骞看来,对产品的质疑和争议都是正常的。任何产品都要经历初创-改进-完善的过程。“我们在产品决策的时候有一个核心理念是‘数据说话。只有数据才能反馈大多数用户的真正想法。我们会基于收集到的数据,而不是‘拍脑袋对产品进行持续优化,让用户满意。”

与吴骞不同,来自法国的雨果今年六月刚刚加入技德。他之前在阿里巴巴的高德地图做工程师。在他看来,技德是一家很有机会的创业公司,“在中国,上世纪70年代几乎没有人学计算机,所以一般公司的管理层都不太理解软件。另外,很多中国公司对产品的质量要求不高。但在技德,如果产品有问题,我们会花很多时间做优化。”雨果已经把家搬到了公司旁边,他在中国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吃饭和足疗,因为“性价比很高”。

在技德,每周五的员工分享大会都有新员工要表演节目,有边做俯卧撑边唱歌的、变魔术的、跳舞的,甚至还有念金刚经的。他们年轻,喜欢尝试新鲜的东西,并且足够大胆。

“我们招人的标准很简单,一定要聪明、有激情、爱折腾。这是整个硅谷文化最核心的地方。”周哲笑着说,“我们宁可有工作放在那边没有人干,也不会降低标准多找一些人。”

从工程师到投资人再到创业,周哲说现在的自己反而更累。“在谷歌每天有干不完的事情,但只要时间够,就能解决。现在是每天都有新的问题出现,不知道怎么解决,只能靠自己一步步去摸索。”

尽管如此,他依然坚信只要产品对用户有价值,长远来说一定能带出商业模式。“最难的是你能不能扛过中间那一段没有饭吃没有水喝的日子。”这段日子注定会很不好走,但也是周哲看来技德最独特的地方,“中国过去总是拷贝美国成熟的商业模式,但这已经过时了。未来五到十年,中国有能力,也应该开始跳出这个框架,去做一些可能连国外都还没有尝试过的东西。”

周哲在赌一个未来。他们想要实现未来在大型屏幕上通用的操作系统,能不能赌赢还是未知,但对技德来说目前这两款产品依然处于探索阶段,在中国他们需要跑得更快些。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