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华养生保健》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别让孩子陷入用药误区
杂志文章正文
别让孩子陷入用药误区
发布时间:2021-05-08        浏览次数:48        返回列表

文/刘立红

昨晚接诊了一例从县人民医院“逃出来”的患儿,说“逃出来”,是因为该患儿目前还在县人民医院住院中,于是在签字自愿承担责任的情况下晚上才得以出来。患者家属出来就直奔我这里,说在医院医生一味的给孩子输液,口服的药物也不开,要求我开药给孩子吃。

来这里免不了询问一下发病和诊疗经过,孩子是一岁半的男孩,起病于五天前的一个晚上半夜里突发高烧咳嗽,于是连夜送往县人民医院,医院收住院,给与各项检查(如拍片、化验血等)也就诊断为支气管感染。每日输液五瓶,抗生素、抗病毒、补充维生素等保肝药物,因为化验肝功能有些偏高。治疗三天后终于不发烧了,但是第四天患儿出现了腹泻,每日腹泻十来次,咳嗽没改善,痰鸣气喘,流鼻涕反而很严重了,一天到晚浊涕直流。听诊患儿肺部哮鸣音明显。

看医院开的口服药物有双歧杆菌颗粒、清开灵颗粒。双歧杆菌颗粒是在出现腹泻后开的,而清开灵是在化验肝功能损伤后开的,医院医生说清开灵有保肝的作用。检查完后,我给患儿开了小儿柴桂退热颗粒、天黄猴枣散和肺宁颗粒,其中小儿柴桂退热颗粒以常规剂量服用,一次一包,一日四次,天黄猴枣散一次半支,一日两次,肺宁颗粒一次三分之一包,一日三次,三天量。同时嘱停服清开灵颗粒,双歧杆菌可以继续服用。其实该患儿以前多次咳嗽都是在我这里治愈,每次大多是以上几种药加减口服治愈。因此这次又直接来我这里诊疗。

在这里我要说明的是该患儿的经治医生用中成药的问题,从患儿此次发病情况来看,明显是感受风寒引起。小儿纯阳之体,阳气被郁,正邪抗争故发高热,是很常见的现象。因此对于这类高热其实应该解表散热才对,可以用发汗解表的药物。这就是中医与西医治疗的大不同。

中医里叫引邪外出,这是中医治疗疾病的一个基本治则,尤其是对于外感邪气最合适。完全不同于西医里的对抗疗法,西医认为有病毒就杀病毒,有细菌就杀细菌,很少考虑人体。

大剂量的西药抗生素如同中药里的苦寒药物,既伤患儿阳气,又引邪入里,故患儿腹泻,西医可能会解释是抗生素引起的菌群失调,其实就是抗生素破坏了人体的环境,所以说抗生素是一把双刃剑,既能杀死细菌,同时对人体造成伤害,故不提倡大量长期使用,按中医说法就应该是“中病即止”。

而最离谱的是清开灵颗粒的服用,清开灵全方以苦寒药物为主,虽然清开灵药理研究具有抗肝损伤作用,而西医医生也正是着眼于清开灵的保肝作用,却忘了清开灵的药性了,纯粹把清开灵当成了一味保肝的西药,服用后自然会导致腹泻加重。其实清开灵说明书也注明有表征者忌用,患儿鼻涕直流说明表证一直未愈,虽然输液几天后不再发热了,但是鼻流涕现象反而加重了,也证明了因为阳气被郁被伤后,表证反而难愈。故我让患者停服清开灵颗粒。而我给患儿使用的小儿柴桂退热颗粒虽然药名字有“退热”二字,但是绝不同于西药的单纯退热药,此药是一个解表清热的药物,处方里柴胡、桂枝、葛根、浮萍、蝉蜕都是走表药物,而黄芩、白芍清热滋阴,防治邪热伤阴,所以全方还是以解表为主。当然这是因为该患儿现在是鼻流浊涕了,如果是外感初期鼻流清涕那么就该用风寒感冒颗粒或者感冒清热颗粒等解表散寒的药物了。天黄猴枣散祛风化痰对于咳喘等支气管痉挛、痰鸣音明显的患者有很好的效果。肺宁颗粒止咳化痰平喘效果很好。但是因为患儿腹泻,所以剂量都比常规剂量减少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在保持疗效的同时尽量减少副作用。

因此,我们在给患者用中成药的时候切莫把中成药简单的当一个西药来用,一定要在熟悉该药的组成和药性的基础上辩证的使用,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中成药的优越性,让患者尽快的痊愈。在使用中成药的时候也应该和开中药处方一样强调的是“证”而不是一个简单的病名。如果不加辨证的使用不但对疾病起不了很好的治疗作用,相反可能会延误病程,导致不良反应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