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中华养生保健》杂志

杂志等级
    期刊级别:国家级期刊 收录期刊:万方收录(中) 上海图书馆馆藏 国家图书馆馆藏 知网收录(中) 维普收录(中)
本刊往期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杂志论文 > 补肾药的历史沿革
杂志文章正文
补肾药的历史沿革
发布时间:2021-05-08        浏览次数:53        返回列表

祖国医学十分注重养生保健,认为肾是人体先天之本,人体的衰老和疾病的发生多与肾精虚衰有关,因此许多涉及到养生保健的经典医学著作中都提到了补肾,更为后人留下了很多效验的经典补肾名方。随着几千年来中国医学的不断发展,补肾药配方的演变也经历了由不成熟到成熟,由不全面到全面的历程。透过几个补肾的代表方药,我们可以简单了解一些有关补肾药历史沿革的情况。金匮肾气丸

金匮肾气丸是汉代张仲景在经典医书《金匮要略》中创立的补肾名药,主治肾中阳气不足所致的肾阳虚及肾阳虚水肿,以附子、肉桂为主药,各取少量,意在微微补火以鼓舞亏虚的肾中阳气,引火归原;再辅以熟地黄等六味药物滋补肾阴,促生阴液;如此配伍组方是本着阴阳互根的原理,阴阳并补,使得“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补阳效果更稳固、更持久。为进一步治疗肾阳虚水肿,本药还配伍了牛膝、车前子以清热利尿、渗湿通淋、引血下行,治疗水肿涨满、夜尿频多、小便不利、腰膝酸软等肾阳虚水肿症状。因为金匮肾气丸是温补肾阳的药物,方中选用的补肾阳药是附子、肉桂,这两种药偏于温燥,久用容易上火,而且附子本身也有毒性。六味地黄丸

宋代名医钱乙认为肾决定着人的生长发育,强调补泻要同时进行的理论,他改造了金匮肾气丸,去掉了配方中补肾阳的附子、肉桂,由熟地黄、山茱萸、山药、泽泻、丹皮、茯苓组成,取名为六味地黄丸。方中的熟地黄可以补肾阴;山茱萸则是肝肾同补;山药能健脾益肾,通过健脾来补后天。由此可见六味地黄丸是专用于滋补肾阴的药物,更适用于腰膝酸软、头晕耳鸣、手足心热、内热盗汗等肾阴虚的症状。现代许多人不知道六味地黄丸是专补肾阴的药物,而把该药当作保健品经常服用,殊不知如果没有手足心热、内热盗汗等特定的肾阴虚适应症状,服用不但无益反而有害,况且六味地黄丸中的泽泻、丹皮属于耗气之药,并不是补益药物。阳虚的人服用后,会使阳气更虚。所以,肾阳虚的人绝不可用,肾阴虚的人也不可多用,以服用后收到效果为度。左归丸、右归丸

明代著名医家张景岳主张补肾应阴阳水火互配,即补阳(火)配以滋阴(水),勿使补阳(火)过于温燥;补阴(水)配以扶阳(火),勿使阴精(水)过于寒凉。张景岳还提出了补肾必须填精的思想,所以他在《景岳全书》中创立了左归丸和右归丸,其中左归丸由六味地黄丸化裁而来,偏重滋补肾阴填精,适用于肾阴虚所致头晕目眩,腰酸腿软,遗精滑泄,自汗盗汗,口燥舌干,舌红少苔,脉细,而无虚火偏旺者;右归丸则由金匮肾气丸化裁而来,偏重温补肾阳填精,适用于肾阳虚弱兼精髓不足之证,如阳痿遗精,不能育子,小便失禁,或火不生土而见慢性腹泻腹痛者。所以对于左、右归丸的选用需要根据每个人肾阴阳虚弱的不同而选用,如果肾阴阳两虚,就需要两种同时服用。血肉有情之品

清代名医叶天士抓住了肾主精主藏的特点,对于肾脏亏虚的患者,除用一般补阴补阳药物外,多兼用敛补之品,如芡实、山药、五味子、建莲肉等,用于肾精外泄或肾阳不藏者。另外,叶天士善用柔剂阳药补肾中阳气,其目的是为了补阳以防伤阴,而一般不主张用肉桂、附子等刚愎气质雄烈之药,恐其劫伤阴精。而对于阴精不足之人,补益肾中阴精,善用血肉有情之品,如牛骨髓、羊骨髓、猪骨髓、龟板、鹿茸、鹿角胶、紫河车等,补阴益阳,再配伍肉苁蓉、菟丝子、沙苑子、杜仲、枸杞子、熟地黄等,形成了补肾益精的独特治疗用药,较之金匮肾气丸、六味地黄丸、左归丸、右归丸以熟地为中心的补肾方法又有了新的创见。八子补肾胶囊

该药汲取了历代先进的补肾理念,集中了历代补肾药物精华,避免了单补肾阴或单补肾阳的弊端,选取八种独具特色具有补肾作用的植物药的种子,其中枸杞子、五味子等可以滋补肾阴,菟丝子、蛇床子、覆盆子等可以温补肾阳,配合鹿茸、海马等动物药填精益髓,并且淫羊藿可以在补精中补肾阳,枸杞子可以在补精中补肾阴,也就是“精中求阴阳”。八子补肾胶囊肾阴肾阳双补,重在补肾精,可以改善头晕健忘、耳鸣耳聋、腰膝酸软、骨质疏松、阳痿早泄、精少不育、性冷不孕、脱发早白、指甲无光等肾虚症状,可以强身健体,强筋壮骨,抵抗疲劳,延缓衰老、提高记忆力,改善亚健康状态,改善生殖系统功能,全面提升精气神,激发生命活力。

从中医补肾药发展的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补肾必须兼顾肾阴与肾阳,补肾必须补精,人的精气神旺盛,人体的一切生命活动才能保持活力,这也是大家日常选用补肾药物的重要指导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