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教育  财经  经济  旅游  数学  知网  发明与创新  实践  新课程  现代语文 

西南证券董事长 人事震荡背后 光大集团母子公司管控方式起变化

   日期:2022-08-0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浏览:146    
核心提示:记者观察发现,这可能预示着光大集团母子公司管控正在出现细微变化,光大集团未来是否可能重拾由分管子公司的集团副总,兼任重要子公司董事长或重要治理层岗位的母子公司管控模式?光大证券付出了惨痛代价来消化集团公司与子公司、子公司与旗下公司之间的治理抓手失衡问题。除此之外,光大永明保险、中青旅等重要子公司板块,都还没有由集团分管副总深入到板块子公司的决策体系中去。

[ 光大证券(维权)于2021年12月31日的合并财务报表中,累计确认与MPS项目相关的预计负债为52.84亿元。 ]

光大集团子公司人事震荡余波未了。继光大证券原董事长薛峰被查后,近日,离开中国光大控股(00165.HK)一把手位置三年有余的陈爽,因涉嫌严重违法,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布接受监察调查。

近几年,光大集团多个子公司频频爆出风险事件。光大证券(601788.SH)远有乌龙指事件,近有MPS风险事件。2022年半年报临近,光大兴陇信托(下称“光大信托”)因踩雷恒大集团、福晟集团等房地产信托业务,业绩大幅下滑;光大控股半年报则录得超过20亿港元亏损。

人事方面,重要子公司高管级别多人被查或被撤职——先后有光大实业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朱慧民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光大实业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黄智洋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光大证券前任董事长薛峰被查;光大银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行长张华宇被查;光大证券在任董事长闫峻、监事长刘济平被撤职;光大控股原党委书记、CEO陈爽被查。

子公司经营、人事层面的诸多乱局西南证券董事长,是今年3月份光大集团新任董事长王江不得不面对的复杂局面。

6月下旬,光大控股公告董事会主席变更,赵威不再担任光大控股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改由光大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于法昌兼任。

记者观察发现,这可能预示着光大集团母子公司管控正在出现细微变化,光大集团未来是否可能重拾由分管子公司的集团副总,兼任重要子公司董事长或重要治理层岗位的母子公司管控模式?

元大证券董事李岳苍_中铁十七局董事简历长_西南证券董事长

母子公司治理模式变局

今年年初,中央第五巡视组对光大集团子公司巡视意见措辞严厉。巡视组组长杨正超提出的整改意见包括:有针对性地加强对重点岗位,特别是“一把手”的监督管理,结合金融领域发生的典型案件深入开展警示教育,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面对内外重重危机和压力,光大集团从子公司治理上开始了“纠偏“行动。今年3月,王江由建行行长调任光大集团党委书记,4月任光大集团董事长。光大集团重大人事变动大幕随之开启。

4月,光大证券6名党委委员遭到问责,董事长闫峻被撤销党内职务。

至此,光大证券从徐浩明因乌龙指事件离任,到薛峰因MPS风险事件被查,再到闫峻因违反八项规定被撤职,三任董事长均非正常下课。

西南证券董事长_中铁十七局董事简历长_元大证券董事李岳苍

据记者观察,由集团副总兼任重要子公司的党委书记或董事长,原本是光大集团的传统治理模式。在光大集团的唐双宁时代早期,光大证券两任董事长即先后由光大集团的两任分管副总袁长清、郭新双兼任。

但是这一模式在唐双宁时代后期,薛峰接任光大证券董事长之后,即被打破。

2016年11月,薛峰担任光大证券董事长并兼任总裁,集团分管副总不再兼任光大证券董事长或其他党委、董事会职务。这一任命,是光大集团由“分管副总兼任”这一“三角制衡”模式西南证券董事长,向“花瓶式分管“模式转变的分水岭。

在“花瓶式分管”模式下,集团分管副总不参与分管子公司的重大决策,子公司话事人可以轻易绕过集团分管副总,直接向集团董事长汇报,使得“三角制衡”落空。

正是这一治理模式,为MPS风险事件的爆发埋下了伏笔。

元大证券董事李岳苍_中铁十七局董事简历长_西南证券董事长

光大集团另一重要子公司光大控股,早前也一直由集团副总蔡允革兼任公司董事会主席,2020年,赵威上任光大控股董事会主席之后,这一模式被打破。直至最近,集团副总于法昌兼任董事会主席后,“分管副总兼任”模式才又重新开启。

观察人士指出,推进一把手监督治理,根源还在于母子公司治理的问题。MPS事件充分暴露了集团分管副总既非子公司党委会成员,也非董事会成员,又不纳入分管考核体系,缺乏制衡和约束子公司的工具。子公司一把手与集团一把手的单线联系,虽然减少了沟通成本,但是加大了风险变数。

缺乏三角制衡,子公司风险累积

除了集团与子公司的管控需要制衡,子公司与孙公司之间的管控,也往往因缺乏三角制衡而风险事件频出。

光大证券付出了惨痛代价来消化集团公司与子公司、子公司与旗下公司之间的治理抓手失衡问题。2021年报显示,光大证券于2021年12月31日的合并财务报表中,累计确认与MPS项目相关的预计负债为52.84亿元。

中铁十七局董事简历长_元大证券董事李岳苍_西南证券董事长

薛峰任上的人事和业务风险仍未释放完毕。2022年6月,光大证券香港公司因未遵守有关打击洗钱及恐怖活动资金筹集的监管规定,被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谴责,并处以380万港元罚款。此事件发生前,光大证券香港方面负责人李炳涛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被光大证券内部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调离该岗位。

另外,记者了解到,近日光大证券另类投资子公司光大富尊董事长于荟楠被降职,降为一般性SVP员工。起因是2017年光大富尊所投资的“迷你版MPS”项目——海容通信,因与MPS类似的差额补足函触发差额补足义务。截至2021年年报,光大富尊为海容通信项目累计计提资产减值6.2亿元,几乎占到该项目7.9亿投资意向金的绝大部分。

今年4月,光大银行副行长、董事会秘书赵陵调任光大证券党委书记。6月中旬,赵陵作为光大证券董事长正式上任。

据记者了解,目前,光大集团分管光大证券的副总为刘慧敏。刘慧敏目前并未进入光大证券的党委会、董事会,仍然没有分管的“工具抓手”。

目前,除光大银行由集团一把手兼任董事长、光大控股由集团副总兼任董事会主席外,光大集团下属重要的子公司,包括信托、证券、保险等板块,集团分管副总均未进入董事会。

中铁十七局董事简历长_西南证券董事长_元大证券董事李岳苍

光大信托是光大集团在原甘肃信托基础上重组成立的,光大集团为控股股东,股权占比51%。2022年上半年,光大信托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25.17%、49.14%。去年光大信托净利润同比已经下滑40.28%。

在信托全行业降规模的背景下,光大信托的营业收入反而出现了增长。2021年年报,光大信托营业收入为62.04亿元,较2020年的56.3亿元同比增长10.18%。在风险压力最大的房地产信托领域,2019~2021年,光大信托投向房地产信托资产分别为899亿元、903.76亿元、916.79亿元,呈上升趋势。且光大信托呈现单个房地产公司集中度高的特点,包括恒大地产、福晟、宝能信托产品均有踩雷。有熟悉光大集团的人士表示,光大信托很可能成为该集团下一个风险点。

据记者了解,集团分管光大信托的副总经理王毅,也没有在光大信托中进入党委会、董事会等决策层。

除此之外,光大永明保险、中青旅等重要子公司板块,都还没有由集团分管副总深入到板块子公司的决策体系中去。观察人士表示,不排除光大集团母子公司管控治理模式的改进,还将扩展至除光大银行和光大控股之外的其他子公司。

炒股开户享福利,入金抽188元红包,100%中奖!

中铁十七局董事简历长_西南证券董事长_元大证券董事李岳苍

西南证券董事长_中铁十七局董事简历长_元大证券董事李岳苍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标签: 光大 董事 信托
打赏
 
更多>同类期刊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期刊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我要删文章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我要删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