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教育  财经  经济  旅游  数学  实践  发明与创新  知网  新课程  现代语文 

文学期刊编辑积极关注“新时代山乡巨变创作计划”:以更深广的思维驱动创作实践

   日期:2022-08-0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浏览:111    
核心提示:面对如何书写“新时代山乡巨变”这一崭新的时代命题,文学期刊编辑应该如何参与其中,在这一广阔的创作领域中发现好作品、推出文学新人、引导创作风尚,同样是完成“新时代山乡巨变”书写过程中不容忽视的课题。这两年,《扬子江文学评论》在农村题材相关选题的策划和论文发表上一直比较用心,不仅为农村题材作家开辟研究专辑,还着重刊发农村题材作品评论、当代文学作品的“农村版”研究等相关文章。

1958年,中国青年出版社得知柳青正在创作《创业史》,特意安排编辑前去陕西皇甫村拜访柳青,希望能够和他签订小说的出版合同,柳青自此和中青社的编辑结下了不解之缘。谈到自己和中青社编辑之间的关系,柳青说,自己和编辑之间是一种“工作上的合作关系,是为了我国文学事业的联合努力,而不是买卖关系,我很满意这种关系”。对于作者而言,文学期刊是他们展示自我、实现价值的重要平台;对于读者而言,文学期刊是他们阅读优秀作品、提高文化素养的精神家园。文学期刊让作者和读者能够彼此找到对方,让情感和意义能够被传播和接收,让文学能够生长和流动,而使文学期刊充分发挥“桥梁”作用的,正是诸多辛勤耕耘的文学编辑。

文学编辑身处文学现场最前沿,掌握作家文学创作第一手资料,他们往往最先捕捉到时代风向的变化,也最先掌握广大作家书写时代生活的状貌。面对如何书写“新时代山乡巨变”这一崭新的时代命题,文学期刊编辑应该如何参与其中,在这一广阔的创作领域中发现好作品、推出文学新人、引导创作风尚,同样是完成“新时代山乡巨变”书写过程中不容忽视的课题。

乡土中国的书写已经进入到新的阶段

文学少年杂志2012年的_文学少年杂志小时候_文学杂志大全

湖南的《芙蓉》历来重视农村题材优秀作品的刊发,曾在头条刊发多部具有典型文本意义、用心记录农村山乡巨变的优秀作品;开辟“乡村题材小说特辑”,刊登周瑄璞、魏思孝、邓宏顺等作家的小说,关注农民的生存状况、精神状态和扶贫系列事迹;在各大栏目重点推出农村题材实力作家的新作等。通过这些农村题材作品,该刊主编陈新文深深感到,“相较于过去,当下的农村题材创作体现了丰富的新生活、新经验、新领域、新想象,不少作品表达比较新颖、写作比较立体,传递了更多新的知识,提供了更多新的可能。”

陈新文表示,中国作协等单位对农村题材的重视、对农村扶贫和乡村振兴题材作品的重点推介,以及系列定点扶持创作项目和“新时代山乡巨变创作计划”的推进,为农村题材写作提供了优良环境,激发了作家的创作热情。但同时也应该看到,目前农村题材尚缺乏从“高原”到“高峰”的“大作品”,缺乏文学性、艺术性充足的好作品。许多作家缺乏周立波式的农村生活,不了解当下的农村变化和农民的精神需求,没有写出可爱可信的农民形象。他希望作家们抓住时代巨变的历史机遇,少闭门造车、少浮光掠影、少道听途说,真正深入农村、深入生活、深入人民,更深刻地思考农村问题,正确处理矛盾和发展的关系、小地域和大历史的关系、农民与农村的关系,写出更多震撼人心、反映时代面貌的作品。

近年来,身处广西的《南方文坛》一直在持续关注表现乡土中国的文艺作品。《南方文坛》主编张燕玲谈到,期刊在贯穿2021全年的“当代前沿·百年叙事”系列文章中,收入了多位知名学者关于鲁迅、赵树理、柳青、路遥等作家乡土创作的研究文章,并计划组发“新乡土叙事”研究小辑,约请中青年评论家对莫言、贾平凹、阿来、李约热、潘红日等作家的乡土文学书写进行主题研讨。在张燕玲看来,“今天农村题材的书写,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写作者具有讲好中国故事的现实关切和忧患意识,同时作家与历史、时代、现实尤其是自我建立起深入的联系。乡土中国的书写已经进入到新的阶段,我称之为‘新乡土叙事’,作品的表达内容和表现方式都呈现出了新的美学样貌。”

文学少年杂志小时候_文学杂志大全_文学少年杂志2012年的

面对“新时代山乡巨变”,张燕玲认为,作家不仅需要看到时代巨变给乡村带来的种种变化,还要看到近年随着部分外出打工者返乡,农村家庭空巢化、土地荒漠化的现象有所缓解,还要看到不少保存良好的千年古村落,正留待写作者的艺术挖掘与表现。“‘新乡土叙事’要勇于创新,勇于尝试‘日常经验美学与宏大史诗美学的融汇再造,以及开放包容的现实主义美学’,这是有难度的文学创作,唯此我们任重道远。”

培育崭新的历史眼光,探索新的书写方式

“浓墨重彩地书写农村生活,是陕西文学的悠久传统,文学陕军因此也长期拥有着一支将脚力、眼力、脑力、笔力紧紧扎根在广袤农村大地的写作队伍。”《延河》副主编弋舟表示,《延河》始终继承着这样的传统,近年来聚焦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等一系列重大时代主题,以专刊、专栏的形式,推出了一大批主题鲜明、生动质朴的现实主义作品。“在作者的选择上,我们尽量面向基层作者,面向奋斗在农村一线的实践者,他们中有农民,也有驻村干部,本身就置身于农村变革的现场,对于火热的社会实践有着最为直观和深切的感受。我们也期望以文学特有的感召力,让写作者通过书写来进一步展开思考,更为宏观、系统、深情地理解时代、理解我们所身处的历史进程,从而启迪自己也启迪读者。”

文学少年杂志2012年的_文学杂志大全_文学少年杂志小时候

弋舟谈到,农村题材是当代陕西文学最耀眼、最重要的收获,《创业史》《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秦腔》等作品,都是陕西文学农村题材创作的巨大财富。“在认真接续这份宝贵财富的同时文学杂志大全,我们也要看到,面对新的时代,一味‘吃老本’已经难以准确表达我们新的感受与新的生活事实。如何不被巨大的经验所压垮,如何培育我们新的历史眼光,如何探索出新的艺术方式,都是摆在我们眼前、需要我们迫切应对的课题。”弋舟表示,写作者需要突破简单的单向度“文学思维”,以一种更为深广的生命思维、历史思维、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维,去驱动新的文学想象和创作实践,才有可能写出与时代相匹配的作品。

“《当代作家评论》近5年来刊发了40余篇有关农村题材创作的评论和研究文章,也策划过相关选题。我们认识到了中国当下的乡村生活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乡村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变局,这正是文学创作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也是文学研究者面临的问题。”在《当代作家评论》主编韩春燕看来,当下的农村题材创作中存在作家擅长写历史而不擅长写现实的问题,面对复杂的现实,部分作家的思想深度和艺术表达能力还有待提升。“随着城乡二元对立结构的打破,将城市与乡村进行简单的二元划分不再合时宜,单一类型的乡土文学或者城市文学,在城乡结构急剧变动的背景下都难以为继。”

韩春燕认为,作家需要在单质的城市文学与乡土文学之外寻找到第三种文学类型,以对当下新质的城乡经验进行书写和概括,这就是由二者发生化学反应催生出的“城乡文学”。它兼具城市文学与乡土文学的气质,在空间叙事、人物身份和美学景观等方面又区别于二者。“城乡文学的提出并不意味着乡土叙事的终结,而是带来一种新的审美空间、审美经验与审美内容,文学关注对象的范围也因此得以扩大。”韩春燕谈到,新时代新阶段的城乡文学应该如实记录城市与乡村的转型与变迁文学杂志大全,挖掘其内涵的人文价值,贯通过去、现在与未来,勾勒出一幅完整的城乡交互图景。

文学少年杂志2012年的_文学杂志大全_文学少年杂志小时候

写出新时代新乡村的温度和力量

为记录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伟大实践,《四川文学》近年来策划推出“现场”专栏,刊发多篇小说、散文和报告文学作品,希望以文学的方式介入和表达时代。同时策划了“周克芹纪念小辑”,意在激发作家学习先贤,承担时代责任。虽然农村题材作品取得了不错的反响,但在《四川文学》主编罗伟章看来,还有不少提升的空间。“不少作家能够做到眼光向下、关注现实,真正扎根生活,先融入再书写,但普遍存在主体性缺失的问题。这种主体性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写作者的主体性,二是书写对象的主体性。多数创作都是阐释和证明,而非探究和审思。这样创作出的作品,不可避免会雷同,也不可能拥有美学功能和感染力。希望未来能看到真正反映时代本质的作品,作品中的人物要有命运感,而不是工具化。”

谈及如何书写“新时代山乡巨变”,罗伟章认为,写作者首先需要学会反向思考,先想想什么是不变的,找准了“不变”,写“变”才有底气,才会具有真正的力量。其次是写作者必须具有大历史观,没有大历史观的书写,只能触及时代的皮毛。三是要严格遵循文学的标准,要把作品放到大的文学体系中去衡量,不能因为书写的是新生活、新题材,就把文学的标准降低。

文学杂志大全_文学少年杂志2012年的_文学少年杂志小时候

这两年,《扬子江文学评论》在农村题材相关选题的策划和论文发表上一直比较用心,不仅为农村题材作家开辟研究专辑,还着重刊发农村题材作品评论、当代文学作品的“农村版”研究等相关文章。该刊副主编何同彬认为,当代文学的农村题材写作有着深厚的传统,也留下了很多经典的作家作品,当前优秀的农村题材写作往往都能深植于这一传统,同时兼顾时代和人的新变,但也存在不足,“很多农村题材的写作还是在故步自封地图解‘文学史’和现行政策,或功利性地服务于某些‘项目’,缺乏对时代本质的宏观把握,也缺乏对当下农村生活和农民、农民工等相关群体的真正理解,作品往往无法呼应当前中国乡土的复杂性和时代性。”何同彬认为,未来的农村题材创作需要做到两点,一是求新,即真正关注农村和农民的新变化,关注其变化过程和带来的影响;二是求深,不能只通过媒介资讯和二手信息来了解乡村,而是要真正融入到写作对象之中,去接触、交流、观察和理解,这样作家们的农村题材书写才能有深度、有温度、有意义。

《山花》主编李寂荡介绍说,贵州是脱贫攻坚主战场,人数大、贫困面大,脱贫的难度也大,其中涌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人物事迹,因此《山花》与贵州扶贫办联合推出了脱贫攻坚专号,聚焦这些感人事迹。此外杂志还策划了“乡音”栏目,推出一些书写乡村变化、反映家乡农村变革的题材作品。

“作家在对乡村变化的书写中,容易落入概念化的窠臼。比如写乡村题材,很容易就写留守老人、儿童,写他们的孤独。‘空心村’的确反映出了乡村的一些问题,但不是全部,对乡村的反映,还是需要深入生活,真正了解当下乡村生活。乡村的状态已经和这些作家小时候很不同了。”李寂荡认为,作家要想写好山乡巨变,就需要向柳青等老一辈作家认真学习,真正进入农村,了解自然环境的变化、生活方式的变化、人的变化,进而写出人物内心精神世界的变化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向往,以及在与贫困作斗争时的坚韧感。“总之,要写出一种力量感来。”

 
打赏
 
更多>同类期刊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期刊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我要删文章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我要删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