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教育  财经  经济  旅游  数学  知网  发明与创新  实践  新课程  现代语文 

对于北平抗战的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该如何评价呢?

   日期:2022-09-03     作者:dollar    浏览:232    
核心提示:“七七事变”爆发后,由于日军援兵尚未抵达,中日双方大约有两周左右的扯皮时间,第二十九军内部坚决主和的不是别人,正是后来的抗日民族英雄、时任第38师师长张自忠将军,他甚至电话里训斥了满

“七七事变”爆发后,由于日军援兵尚未抵达,中日双方大约有两周左右的扯皮时间,第二十九军内部坚决主和的不是别人,正是后来的抗日民族英雄、时任第38师师长张自忠将军,他甚至电话里训斥了满心与日寇决一死战的110旅何基沣旅长。无它,“姥姥不亲舅舅不疼”的二十九军苦怕了,太需要平津这块地盘了。四年时间,这支队伍从长城抗战时的3万余人已经发展到10万人马,卢沟桥最先跟日军干起来的金振中营,居然下辖四个步兵连、二个迫击炮连、一个重机枪连近1400人,平津富得流油啊。

(宋哲元)

尽管宋哲元号称冯玉祥的“五虎将”之一,砍头5000俘虏不眨眼睛,终究是文化不高科班未进的武夫,对局势的战略判定远不及蒋介石高明。卢沟桥的枪声一响,蒋某人即知中日全面战争已经躲不掉了,虽然他心里并不情愿过早地打这场战争。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华北地区与东北有本质不同,一旦容忍日寇武力夺取,蒋介石将失去作为民国中央政府的执政基础,他已经退无可退。事变次日,即已定下十二字方针:

不屈服、不扩大、不求战、必抗战,其实有最后三个字,足够了。就在日本高层在争论扩大与否的期间,蒋介石业已在庐山召开了最高国防会议,组建了战时指挥体系,受训军官全部归队,命令黄河以北的中央军进入战备状态随时奉调,嘱何应钦向保定增援六个高射炮连,运送300万发子弹给第二十九军备战。可惜宋哲元看不到这一层,他仍然幻想着与日军谈判,用不算太苛刻的条款,继续维持第二十九军在平津地区现有的特殊地位,所以拒绝了军事委员会的一切支援,更不同意中央军即刻北上,他甚至不许南京上海的抗日团体来慰问,只怕刺激到日本人。

(大小两个委员长)

宋哲元是爱国的,长城抗战也是率部砍过日本人脑袋的,事变爆发时他正在山东老家躲事:日本人逼着他同意在华北修铁路,国府坚决不允,他谁也惹不起,只好溜之大吉。既不愿做汉奸、也不愿丢掉富庶的地盘和刚壮大起来的军队、更不愿与蒋介石中央政府撕破脸,这就是民国时期地方派系的悲哀,也是日本人步步紧逼的心理优势,设身处地,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是宋哲元,应该怎么办?

他选择的,一是拖,拖到像几年前签定“何梅协定”那样能够化解危机;二是哄,哄完日本人再哄蒋介石,尽量维持现有局面都别开火。

他不知道的是,日本人完全是在忽悠,日本军部“扩大派”早占了上风,增兵华北已成定局,甚至连不支持扩大的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石原菀尔都同意派兵,因为“中国驻屯军”只有河边正三少将的一个旅团5600人,尚不及二十九军兵力的1/20,吓寡妇的家伙都不够大。就在宋哲元认真研究日本开出的谈判条件时,关东军两个混成旅团、半岛驻军第20师团已经奉命驰援华北,日本国内的三个师团也已动员完毕,而七个师的国民党精锐中央军,却不能开进自己领土的华北来增援!

宋哲元爱国不假,然而过多考虑个人得失和小团体利益,不知不觉已经滑落为民族罪人。

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讲话,即著名的:“如果战端一开,则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7月20日,日军增援部队到达25000人;7月25日,日军地面和航空部队完成战斗准备,新任司令官香月清司终于撕下了“和谈”的面纱,给宋哲元发出了最后通牒,限令二十九军在三天内撤出北平城,否则将“单方面采取行动”。宋哲元终于清醒,然悔之晚亦,他把中国军队最有利的18天宝贵时间浪费掉了,北平三面被围,中央军远在河南,为避免古都毁于战火,第二十九军只能弃城。

张将军自忠后来的奋勇杀敌,南瓜店的以死明志,确有被日寇欺骗和被国人误解的羞辱之心,为了二十九军安全撤出北平,他不得不虚以委蛇善后,举国一片骂声。他当时的心态,也代表着以宋哲元为首的二十九军大多数高级军官的思想,保住地盘和实力第一,民族利益第二,在卢沟桥事变之后的特殊时段里,宋哲元及第二十九军对中央军的警惕甚至超过了对待日寇,实在可叹。

宋哲元的表现甚至不如一向与蒋介石缠斗的桂系,军事委员会电召白崇禧赴庐山共谋抗日大计时,四川刘湘和云南龙云劝阻李宗仁白崇禧,只怕蒋介石翻脸扣人,李白回电曰:先国难而后私仇!

与孙殿英一样,宋哲元在抗日之前,可以说,名声不佳。孙殿英无需多说,东陵盗宝给民国政府捅了不小的篓子,也不利于对溥仪的统战工作,溥仪最后倒向日本人,难说不也有孙的一份“功劳”。而宋哲元名声坏在凤翔一战,万余平民死于攻城战火不说,还公开杀降,处死了3000多名战俘。

宋哲元从清末民初就跟着冯玉祥当兵,南征北战,为冯氏立过不少战功,成为西北军“五虎”之一,其人武功虽盛,行事却太过残忍。

1928年,宋哲元部击退陕军李云龙(字虎臣,即与杨虎城二虎守西安的另一虎,不是亮剑中的那位)一部后,又向驻守凤翔的另一部陕军党玉琨部发起攻击,这党玉琨的确不是东西,大肆纵兵盗掘陕西的秦汉古墓群,兵纪废弛,百姓痛骂。但宋哲元攻城的时候火力太猛,动用了1500门炮,还规定每炮必须至少要发射100颗炮弹,凤翔县民在乱战中死伤过万,这在“军阀混战”的历史中实属罕见。党玉琨被击毙不说,辛苦盗掘的周代、秦、汉时的宝贝全部被宋哲元缴获,后来除了部分将领留存,其余全部换了军火。

党玉琨部士兵,被俘5000人,宋哲元亲自主持监斩,由“大刀队”先斩后坑,杀掉500降兵,当晚各分部又杀降3000多名,只有赵凤林部觉得太过残忍,私放了一千几百名俘虏。

中原大战后,西北军土崩瓦解,宋哲元归附张学良,1931年6月,宋部改组成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驻守华北,九一八后,宋哲元联合七员将领发表全国通电,宣誓“宁为战死鬼,不为亡国奴”。

历史终归给孙殿英与宋哲元留下这一段“正名之战”的机会。1933年2月,日本出动日军和伪满军组成的10万联军攻进热河,热河抗战正式打响,然而张学良的嫡系东北军却兵败如山倒,手下的汤玉麟、万福麟纷纷溃逃,还有部分将领投敌,关键时刻,只有土匪出身的孙殿英带领孤军组织抵抗,通过血战摘掉了自己头上的耻辱帽子。

继孙部之后,宋哲元的二十九军很快也行动了起来,二十九军大刀队手中的大刀再也不是用来内战斩首杀降,而是招呼到了日寇的脑袋上。

“大刀大刀,雪舞风飘。杀敌头颅,壮我英豪!”

喜峰口战役,歼灭日寇五千余人,宋哲元的二十九军不仅洗刷了自己的耻辱,也重重“践踏”了所谓“皇军的荣誉”,更是唤醒了中华民族抵抗的决心和意志。

长城抗战结束两年后,宋哲元被任命为“平津卫戍司令”,势力大增,经过多次扩编,兵员达到十万之众,宋哲元不光北拒日本,同其他军阀一样,还始终提防着蒋介石的渗入。宋哲元虽然拒绝了日本人的拉拢,没有响应日本人诱他宣布“华北五省自治”的建议,却火中取栗,与日本人签订有“中日经济开发协定”(国府宣布不承认),此时的日本,早已是不断增兵,做好了开战准备,而宋哲元虽口头逞强,但却并未对未来的战争做好真正的准备,对对手动向有明显误判。

七七事变爆发后,宋哲元部仓促应敌,且边战边谈,一直对与日本谈判结束战争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甚至在一次谈判后主动拆除北平外围防御工事,以示谈判诚意。当日寇发起大举总攻时,再临时准备抗敌,却已经来不及了,南苑之战,佟麟阁、赵登禹双双殉国。在日寇限二十九军于7月29日凌晨前从北平全部撤出士兵的最后通牒下,宋哲元屈辱的接受了通牒,准时撤出了北平。

宋哲元的这次撤退,固然保全了冯玉祥的这点家底,但却把抗战推向了危险的深渊,长城抗战之功不抵过,难辞其咎。

 
打赏
 
更多>同类期刊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期刊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我要删文章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我要删文章